• WAP手机版 RSS订阅 保存到桌面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新诗赏析

伊沙《车过黄河》赏析

时间:2016-08-21 10:50:28   作者:北地   来源:汉语新诗鉴赏   阅读:1090   评论:0
内容摘要:伊沙(1966-),原名吴文健,四川成都人。著有诗集《饿死诗人》、《野种之歌》、《我终于理解了你的拒绝》、《伊沙诗选》、《我的英雄》、《车过黄河》、《灵与肉的项目》等。
车过黄河
 
列车正经过黄河
我正在厕所小便
我深知这不该

应该坐在窗前
或站在车门旁边
左手叉腰
右手作眉檐
眺望像个伟人
至少像个诗人
想点河上的事情
或历史的陈账
那时人们都在眺望
我在厕所里
时间很长
现在这时间属于我
我等了一天一夜
只一泡尿的工夫
黄河已经流远
 
——1988年
 
(选自:诗集《骆一禾诗全编》) 
 

  【赏析


  《车过黄河》通过街头浪语颠覆了关于祖国母亲河的神话,是对传统观念的权威与规约的反叛,同时诗人有意拔高了平民化、庸常化的意识。


  “列车正经过黄河∕我正在厕所小便”,诗人用简练而反讽的诗句将庄严与猥琐的画面拼接。诗人深知这样不应该,而“应该坐在窗前∕或站在车门旁边∕左手叉腰∕右手作眉檐∕眺望像个伟人∕至少像个诗人”。这戏谑的语言描述了大众观念对思想与行为的制约,即面对具有滋育大地的黄河,人们本该诚挚地膜拜,哪怕只是形式上的敬仰。也应该“想点河上的事情∕或历史的陈账”,伪装出或深思或豪迈或抒情的姿态。而诗人刺破了伪善的崇高,抛弃了形式化的神话理念,回归到人类自我的切身需求之中。“我在厕所里∕时间很长∕现在这时间属于我∕我等了一天一夜∕只一泡尿的工夫∕黄河已经流远”,黄河没有特权支配“我”的自由占用“我”的时间,尽管它在常人眼里神圣不可侵犯,不容亵渎,然而在诗人看来,黄河不及自己“等了一天一夜”的生理需求。黄河与小便形成强烈的思维反差,诗人有力地对深入人心的民族心理进行诘问与嘲讽。民族之魂黄河的庄严神圣被诗人的“一泡尿”冲毁,这嬉皮戏谑的语言在取得喜剧效果、博得读者一笑的同时,也透露了诗人的潜在无奈:历史传统与庸俗现实的深刻矛盾。


  《车过黄河》是瓦解模式化的虚伪崇高的爆破,是对神化的祭坛的有力挑战。全诗语句短小精悍,节奏感很强,反讽的特色渗透出表面滥俗而背后深藏在诗人内心的焦虑状态,令读者回味反思。

标签:新诗  赏析  
相关评论
Copyright © 2002-2017 情诗网 Qingshi.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