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保存到桌面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每周诗会

情诗微亲群第37期周末同题诗会作品

时间:2016-09-18 14:50:12   作者:情诗会员   来源:情诗微亲群   阅读:341   评论:0
内容摘要:主持人:轻衣。诗友:冰棱儿、东海乌石子、牧马、东培、依然春衫薄、清风掠影、乡巴、寒雪梅花、若梦、蔚翠、佟俊儿、紫荷、老秋、罗希、咏梅、倾听书卷、烟如云等。封面画:俊儿。
情诗微亲群第三十七期周末同题诗会作品

时间:2016年9月9日19:30分至9月16日11:00分

宣传语:相聚情诗,不见不散

主持人:轻衣

题目:

1、空城

2、第一壶茶

3、致陌生人

4、小南瓜


烟 如 云

空城


久未提笔

我不知道那座空城是否依旧

有一刮半年的风

扬起漫天的沙尘暴 

飞舞中

什么迷了我的眼

让我止不住泪流

昨天的日记本

还记得吗

握着你给的那枚硬币

有微热的体温

我说这样的冬天很暖和

整个人整颗心给了你

哪怕放弃生命  也不放弃

我最爱的人是你

在我浅显易懂的文字里

在追随你的视线中

谁都看得清楚明白

谁都知道

无论富贵贫穷咳嗽疾病

我  深爱着你


倾听书卷

空城


闪过的那一抹红色

西羽一般

惊动前厢第一壶茶

有人醉了

秋在云棠间散步

吟一曲

是谁如此雅兴

致陌生人

厢房内外,款曲深情

如院落藤蔓曾垂下的

小南瓜,为谁独守

季节的空城


咏 梅

第一壶茶


茶叶在壶里翻腾的时候

时间刚好走向7点10分


吱的吸了一口

咽下喉咙的声音

惊动了那个偌大的办公室


他每天都是这样为自己煮好第一壶茶

然后,坐在那里等一个个陆续而来的人



小南瓜


我能种一些小花朵或一些多肉植物

却从来没有种过南瓜

那天妈妈送来了一包南瓜籽


我开始在地上锄草堆土

然后轻轻地把南瓜籽放进那堆土里

用塑料薄膜盖上


于是,从那天起

我天天会去看望我种下的南瓜籽


我们一起感受了

发芽,长叶,抽丝,延藤的过程


当期待很久的小南瓜上开出那朵黄色的小花时

那种喜悦是欢呼的


小南瓜上的花朵慢慢在枯萎

而小南瓜开始长大了


妈妈说,不要去摘他

让他长成很大很大的一个南瓜

当南瓜变成金黄色的时候

他的肚子又孕育了更多的种子



致陌生人


当那首诗在我眼前跳动的时候

我的眼睛开始潮湿了


嘘,请不要说话

让我偷偷地走近他的世界


呀,好大的一片森林啊

一颗松果掉落了下来

惊动了那个写诗的人


我慌忙逃走

不小心碰到了那棵枫香树

对不起,对不起

我真的不是故意要来惊扰你们相爱的


罗 希

致陌生人


窗台上的残雪

已开始慢慢融化

连同记忆流向未知的去处

好想拾起却已抓不住


抽屉里存放的情书

也早已失去了温度

在仅剩的一点爱火上

慢慢化为灰烬飘散


从此,你我各奔东西

不再关心对方的冷暖

也删除所有的联系

以免抱着遗憾过冬



致陌生人


秋风的舞动带走承诺

剩下的情书蜕变成躯壳

犹如摆放浪漫的模特

面无表情的站着


冰雪的融化熄灭爱火

残存的回忆褪去了颜色

如同年代已久的汽车

慢慢消失在生活


熟悉的街道熟悉的歌

孤单的走过孤单的和

打乱屋里的摆设

逃出有你的漩涡


陌生的味道陌生的歌

慢慢的习惯慢慢的和

种下希望的花朵

开启阳光的生活



空城


夜已黑,我摇摇曳曳身已醉

灯红酒绿映不出夜的美

想后退,把往日的幸福回味

人去楼空感觉再也找不回


忘了吧,已伤痕累累没眼泪

海誓山盟被你一言化成灰

放手吧,不管谁是谁的谁

死灰复燃随风翱翔再起飞


我守在空城等你回

等来一年一年的伤悲

看看时间凝结的泪

有没有你喜欢的钻石那么美


我守在空城梦放飞

放下一生一生的是非

释放魔咒禁锢的腿

看一看阳光的方向努力追


老 秋

致陌生人


呵,陌生人,

他像是催眠者。一鸟一鱼一花一兔,

被他的呼吸笼罩。一张网撒开,

流星撤于天际,烛火湮没案台。

那些伤——

被陌生人一口一口地吞下去,

从遗忘到遗忘。



空城


一个巨大的杯盏,

倾覆着,流沙滚滚而过,

漫过城门。一行大雁,

把失踪的谣曲抬向更高的远处。

我安放一块石头,

镇压风花雪月夜,空城还在老牛一般打盹。



第一壶茶


雀舌品尝过,第一枚雨后茶叶的初香。

干净的身子,被阳光抚摸,

温热而清淡。众茶挤在一起,微澜起伏。

一杯在手,

饮者相视无语。

我从远方归来,

又将沿着茶叶舒展的芳心,遁去。



小南瓜


允许他孤独到底。

允许他裂开成熟的脑壳,也允许,

他像个孩子,傻傻地乐着。

万物荡漾,南瓜不舍昼夜,

赶往丰收的果园。在他的身影里,

我瞧见自己,渺小、卑微,

却不知好歹,

风吻过他脸颊——

他一直相信爱,并爱在这个慌张的人世。


紫 荷

空城


这里荒无人烟

只因,没有你

我想说的,做的

不再有任何意义


你确定的,强大的

不是我想要的

从此,这里不过是座繁华的空城

人来人往,搁不下的

不想再去追逐思索的回答



第一壶茶


鸡翅木上龙泉清瓷

哥窑弟窑都不错,请随意

最爱那粉嫩嫩的梅子青

拿起,放下,都是一幅风景


爱清茶,也爱那琥珀色的红茶

发酵不发酵都是多少数不清的故事


今夜,我有茶一壶

邀你共品尝,好喝与否不打紧

轻声细语或高声论剑也无妨

谈古论今茶一壶,好友一堆诗意浓

不够,不够,还不够


佟 俊 儿

空城


青苔

占据了露台,门廊

人间烟火

更多的地方,被虚无填满


请允许蜘蛛,随意结网

结细密的心事

过去的欢爱,已在泥土中腐朽


落叶,摇动我体内的空城

秋天,簌簌落下

一场荒芜接一场荒芜


我的国家,失去人民

我的土地,失去粮食

荆棘捆缚着前世今生

野草疯长

空心的爱,找不到回声



第一壶茶


敬完天,敬完地

这第一壶茶

一定要敬给你

我的父亲


我们中间隔着土

秋天的草,开始枯黄

你的小窗口

大雁成行飞过


昨夜露水,还挂在我的眼角

这些梦里复苏的星星

给我温暖让我宽慰

一千多个日夜,我们只有在梦里, 跨越阴阳的界限

用心品味 

第一壶茶,翻动的苦涩

和回味的甘甜



致陌生人


嗨! 陌生人

请留下你的新鲜感

让秋天更有新意


嗨!陌生人

请留下你的存在感

让秋风的无视

变得多余


嗨!陌生人

请留下你的幸福感

当菊满南山

一壶老酒

醉倒雁阵


嗨!陌生人

如果我们再次相遇

希望你能记得

秋天盛大

可我们渺小

温暖而熟悉



小南瓜


轻佻地说出她的小,甚至不屑

是可耻的事!


开满黄花的藤蔓,老了

像洒满雪花的旧电影

穿不上衣服

吃不饱肚子的孩子

把眼睛挂在藤蔓上

直到有一天

 一个小南瓜

用粉身碎骨的甜

 引爆肠胃

小南瓜,打开一个大世界 

饥饿退却

苦难逃亡


蔚 翠

空城


月光亮的时候,这个城市成了

一座空城。叫做街道的

成了月亮的街道

叫做楼房的,是月亮的楼房

叫做槐树和泡桐树的

也成了月亮的树

八月十五或者十六

月光明晃晃,晃如生活水面的鳞光

思想剑上逼人的寒光

孩子眼睛里跳动着的灵光

这一天的晚上我被月光五花大绑

被月亮的诗词挟持

被一块月白

醉倒。那是散发着谷香和果香的

一个聚会,乘着秋霜未起

它们集结并雀跃着

掀开

幸福的幕帷



第一壶茶


诗歌正在酝酿,而水汽

已经升腾

袅袅的姿态与秋天的丰腴

相得益彰。听见月光叮当着开门

配着童话的脚链

带着菊、霜冷和折叠着的风

然后笑一笑

倚窗坐下。杯盏洁白

素手伸过来捏住茶匙

棉麻长裙安静如一朵祥云。月圆之日

第一壶茶

仿佛一个预言

温暖恰到好处,温馨晶莹剔透

温柔的部分

它们拥抱的力度

可以让一杯茶香弥漫不散



致陌生人


月亮游走在你的头顶,你的身上

罩着朦胧仙气

相遇总是稍纵即逝,陌生人

我们是擦肩而过的缘分


在八月十五的街上

路灯的初衷、花草的苦心、暧昧的

月亮的光影

它们影影绰绰,欲言又止

它们走走停停,心事不宁

它们突然想对你说出所有的秘密

就在这个月圆的晚上

谁是谁的情人

情人的月亮的朦胧

其实都是稍纵即逝的缘分



小南瓜


亲爱的小南瓜,你先坐在

秋天的窗台

让霜和阳光渗透

再让月亮的清辉照见

让我摸着你桔红的身体体会成熟

想象南瓜籽的饱满

你守护我的夏日梦

然后。然后你送我赴秋霜


亲爱的小南瓜,你在深秋的

一个下午

露出南瓜籽。你剖开内心的时候

我正坐在窗台边

霜和阳光在渗透我的身体

然后。然后月亮的清辉

照出我的影子

有些冷和小小的狰狞


若 梦

空城


废墟与藤蔓一起成长

向四面八方出发

城墙披着斑驳的外衣

在阳光下日渐消瘦

远来的飞鸟

只舍得留下一个稍纵即逝的身影

跟青苔吻别

走失多年的城主

已找不到任何一丝

存在过的痕迹



第一壶茶


茶溢了就倒

茶干了就续

我眼前的这只瓷杯

没有一刻是空虚的

从第一壶茶到最后一壶茶

它都在忙碌扮演着自己的角色

讨主人喜欢



致陌生人


信写了一半 词已用尽

回忆里的场景 温习太多

终究成了陌路

曾经说过的话 再动听

也被抹去记忆的烙印

那个熟悉的你 

即便那么近

也要装作陌生人

互不干扰



小南瓜


做一盏灯

还是编织一个童话

你都可以做出色的主角

妈妈用她最擅长的厨艺

硬将你做成一盘菜

你只能在牙与牙的对话中

发出最无奈的绝唱

用来作别


寒雪梅花

第一壶茶


第一壶茶里的第一杯茶

我从来没想过敬天敬地

以往我都是喝白开水一样咕咚咕咚

好像把一些难咽的事全都塞进肚子里

当然,它们在肚子里折腾

消化不良,没有变成大粪

喂养生活的花朵


我不怪它,只怪时光荏苒

无法挽回对与错,是与非

只能在胃里反刍,努力镇压

然后疾病如山倒,病去如抽丝


把年轻的脚步拖得又沉重又衰老

才知一杯好茶要慢慢品味

人生亦如此

第一壶茶里的第一杯茶

敬天敬地敬上苍:

生命如此可爱!



空城


做饭变得简单

我的生活也有趣起来

地板上没有陈年往事

地砖也光彩照人起来


我在镜子面前旋转

如同青春能返回我的脸上


这即是一座空城,也是一脉温泉

我笑脸可口,不为他人

只为了我的亲人和门前的花草,花好月圆

一如回到最初最纯洁的时光

如孩童般无忧无虑

如溪水潺潺湲湲

如痴如醉,亦幻亦彩

不是梦



陌生人


在旷野,在田间

你垂着头,含羞,饱满

等着朴实憨厚的妈妈爸爸们收获


我的爱也在田间,在旷野,随风飘散

深秋的野花摇曳

深秋的家狗追逐着野猫

风满山旷野的跑


我的男人,泪水盈盈

我的鸡鸭,欢呼雀跃

我的牛马,彪悍强壮

我的家园,醇香浓烈


陌生人啊,请停住你的脚步

请接过我祝福的奶油茶,青稞酒


亲人啊,邻居啊,陌生人

稻谷,红高粱,小米粥啊

我由衷地赞美!


出自山泉,出自狂舞

出自温馨,出自斑斓的色彩


乡 巴

空城


我爱的土地,不长高山

像爷爷平坦的一生,不起涟漪

只在生命的终结处

结节成土丘,装满光阴


但他只是中继者,一只手

牵起成排老去的土丘。另一只

招引蓬勃的族群逐一归来


他们是土地的唱作人

喊出岁月的游魂,无垠的生息

一高一低,日月交替


我爱的土地,在淮河之北

那里圈养着我的魂儿,我的铮铮骨骼

与永不褪色的宿命


哦,那些过往的繁华都市

是谁的弃儿?是被谁诅咒的空城?

这颗不安的灵魂无处安放



小南瓜


南瓜开花,是在它的前世

一群唢呐手钻出泥土,但都是过客

昂首喊出大地的授意

放下果实便消失


我相信果实都是时光的盗贼

也是花朵的。就像我是母亲的盗贼

裹着那么多青春都不是我的

她们很容易逃出深夜开出花


我相信时光也是盗贼

他把那么多南瓜圈养着,像天空的云

大地的花,一朵一朵开了

又消失


每一个母亲都是金黄的唢呐

把前世的梦喊出来,叫醒下一茬唢呐

便消失。只有大地的授意从不离去

哦,谁听懂了这无限怜悯的哀歌


清风掠影

空城


有你的荒原

是我幸福的殿堂

没你的王国

是我寂寞的空城



第一壶茶


父亲为我酌了第一壶茶

清香馥郁  沁润心脾

初尝时浓烈又苦涩

总是难以下咽

后来渐觉甘甜和温暖

给我力量催我振奋伴我成长

品味人生的味道

终于明白那是一壶满满浓浓的父爱



致陌生人


你从我身旁路过

不小心踩着我

你饱含歉意的解释着

我微笑着对你说

“没什么!”


你从我生命走过

不经意伤着我

你杳无音信的远离着

我微笑着自己说

“有什么?”



小南瓜


小南瓜不多大

想起它就念家

忆儿时好摘花

惹母亲追着打

两只眼泪洼洼

一碗粥笑哈哈

现如今走天涯

再难见小南瓜


依然春衫薄

空城


九月,阴雨还在路上,

候鸟纷纷猜测它们的归期。

入夜的时候,你应该会

感觉到冷。感觉有一双手

正被秋风从肩头吹落。


风走了很远。那盏桐油灯

一边晃动,一边把光扔在路上。

我推开毛毛虫的旧居

躲雨,看到它的长风衣

挂在城门口,温暖而柔软。

仿佛,主人刚刚出门



第一壶茶


清明时节的雨,把山坡

洗得很干净,后来雨停了

水灌满了池塘,第一声蛙鸣

被最早上山的人,摘走


地边那人,一片窈窕的嫩芽

被一壶开水冲起

我坐下时,风很轻

刚好能掀起,你的长发



致陌生人


陌生人,谢谢你给笑容

穿上凌乱的外套

让它看起来那么让人心疼

陌生人,谢谢你把悲伤

绞杀在自己的手心

从而避免了万骨,提前枯萎


夜色让人亲切,陌生的人啊

我们之间,不用交出真相,

不用把舌尖,出卖给冷汗,

话语成刀状,你把手里的好钢,

小心地捡出来

对路过家门口的每一张脸

保持良好的韧性



小南瓜


整个早上,露水,

从草叶跳到我裤脚上

然后,躲进棉布的纹路里

我感觉到的凉,是有重量的

就像仲夏夜,一些花骨朵

在月色下寻找出路

带给你小惊喜。


那枚彩蝶,一只翅膀在做梦

另一只翅膀,总是醒着

它飞过屋后的自留地

花慢慢凋谢,那些小南瓜

从宽大的叶子下,探出头来


东 培

空城


这城市色彩斑斓

却又空空如也

有些之于物质

有些之于灵魂



第一壶茶


等沸腾的水安静一会儿

等芬芳的叶再清扬片刻

慢慢交融

却又不烫

暖手

暖唇

暖心

最是馥郁

最是沁人



致陌生人


人字的结构是相互支撑

世界很小是个家庭

如果你我相互支撑

从此也就不再陌生



小南瓜


万圣节还早

你再长长

或许可以做个板凳

板凳没有扁担长

扁担没有板凳宽

扁担长 板凳宽

长长宽宽

从前有座山

山上有座庙

庙里的小沙弥

最爱南瓜饭南瓜汤

汤泡饭

饭泡汤

流传百年长


牧 马

空城


你吃啥?

你喝啥?

不吃不喝进一座空城岂不是找死?


纷纷杂杂也好,

热火朝天也好,

一个城市的充盈与空洞

往往体现在一群侯鸟身上。


五里一徘徊,

侯鸟又要迁离。

搁在古代,

就像玩一场空城计。


纵有雄兵百万,

你也不敢贸然进入。



致陌生人


民族,汉。故乡在南方

小小村庄,二十多户人家

村前小溪

往西半里汇流到一片莲湖

溪水里有清虾,有毛毛魚

村后是小山

杂花生树,春笋拔节

稻子种在村东

一排排水田错落有致

养牛养猪养狗

小鸡雏灰鸭子大白鹅

没有马,听不到踏踏的马蹄声

夜晚如乌兰巴托,那么静

能听见鬼


北方的街头

你是我的下一个陌生人。亲爱

所见即所得

我的形体里带着一份江南


东海乌石子

空城


亲爱,请原谅

我不能许你太多的东西

没有车子,也没有房子

我是一座空空的城

但我们可以平等地接近爱情


亲爱,秋天属于相遇和重逢你是我正在寻找的那个人

还忧虑什么

来吧,这是我们的国



第一壶茶


亲爱,请让我以水代茶

爱情不是从甜蜜

而是从平淡开始的

需要真实

我对你的幻想不会很多

因为你跟我

就意味着要过苦日子

两个人在一起

爱着,努力着

比什么都好



致陌生人


陌生人,欢迎你的光临

这里简陋

一切相遇都是缘分

请耐心听我们的故事

并见证一段贫穷的爱情

请你不要吝啬语言

为我们祝福吧

像月色祝福光阴



小南瓜


秋天命令果实成熟

小南瓜,你是我们的收获

我们抚摸你

一如抚摸我们的身体

你的每一寸肌肤都是圆润的保存着温暖的阳光


小南瓜,你是上帝赐予的礼物

我们需要珍惜,加倍爱

将你从秋天带到

盛大的春天


冰 棱 儿

空城


东风不便,相隔遥远

于是荒芜了一座城,(淹)没人的蒿嵩

漫漶生长,夜莺孤独歌唱

路过的风折断翅膀

不再飞行

簌簌的落叶飘下,似

离人的脚步,匆忙。一枚月

别进诗歌,平平仄仄

涂满整座城池,我散落的思念

便上演了一出三国杀



第一壶茶


一个人,可以荒芜一座城

一群人,可以摧毁一座城的文明

故事的开头,总要设一个场景

让主人公亮相,让故事的发展有一个孕育的可能

我与你的相逢,怦然有声,

第一次的对饮,你说,该怎样进行

一杯酒,酣醉一晚

一杯茶,惨淡三生



致陌生人


不问来路,

你,就是我的陌生人

即使书中的情史穿越大唐

落幕在我的窗,隔年的牵牛花

说着蜜蜜的悄悄话

那欲饮欲醉的一纸江南,仍

打着一把花纸伞,

一镰弯月,试图割断相思

未曾打捞的心事,还在一江水

给睡梦中的荷与莲

知心地暖



小南瓜


乡愁,竟然就是最后的温暖

那缕惆怅,一别之后,再忆千回

那水肿的童年,江南

翻卷着珠帘,探出头的小南瓜

就是你的脸

站在那里,你不说话

而走失的弹弓,惊蛰了鸟魂


情诗微亲群第37期周末同题诗会作品

封面画作者:俊儿


标签:诗会  诗赛  活动  同题  
相关评论
Copyright © 2002-2017 情诗网 Qingshi.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