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保存到桌面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每周诗会

情诗微亲群第38期周末同题诗会作品

时间:2016-10-09 08:02:04   作者:情诗会员   来源:情诗微亲群   阅读:265   评论:0
内容摘要:主持人:溪雨。诗友:清风掠影、华俊锋、牧马、东海乌石子、若梦、罗希、寒雪梅花、可馨、轻醉、依然春衫薄、轻衣、毒一无二、蔚翠、雪冰玉、牧羊人、夏永儿、小禾、冰棱儿、荆无涯、老秋、人生只如初见等。
情诗微亲群第三十八期同题周末诗会

时间:2016年9月23日19:30分至9月30日11:00分
宣传语:相聚情诗,不见不散
主持人:溪雨
题目:
1. 歧路
2. 秋意不可违
3. 虚构的早晨
4. 题图诗


清风掠影

秋意不可违

秋风
吹黄了绿叶吹熟了青果
吹笑了村农的喜悦
秋花
落下了岁月落满了思绪
落入了游子的乡梦
秋雪
飘飞了晶莹飘舞了回忆
飘向了歌者的故事
秋月
唤起了琴音唤醒了佳人
唤作了征夫的寄托


虚构的清晨

清晨的阳光
唤醒昨夜甜蜜的梦乡
牵着你的手走向平湖旁
闻着鸟语花香
看波光粼粼清风泛浪
指望白云拥抱青峰多么浪漫
幸福地深吻你美丽的脸庞
可耳旁的哨音嘟嘟吹响
意识到自己依旧身在远方
只能将虚构的早晨幻想


歧路

理想的路
都是宽阔平坦、芳香扑鼻
现实的路
总是蜿蜒曲折、荆棘满布

走在这条路
老想着那条路
走的永远只会是不归路
望的永远也只会是别人的路

站在路口
向左或者向右
只要勇敢做出选择
就要踏实的走出属于自己的路


渴望自由

放飞翅膀翱翔蓝天
舒展矫健身姿
在辽阔的疆域掠过倩影
穿越高山流水
聆听自然神秘之音
停留幽林湖畔
感受世界静谧安宁
屹立群峰山巅
守候日夜星辰轮回
纵然有狂风暴雨、异禽猛兽
伤残我瘦弱的身躯
夺走我卑微的生命
誓死要摆脱这牢笼的束缚
活出真实的自我
追求渴望的自由


笼中鸟

铁笼禁闭锁深宫,插翅难逃不由衷,
空有壮志烂腹中,何奈青天无影踪。


华俊锋

歧路

繁星明月构建出
那样完整的整体美
无痛的病,渐入膏肓
大片星辰患上不治之症身亡
明月恐慌地隐去。
帝国被一首诗歌代替
华丽的词藻像繁星一样
构建出整体美
误入歧途的人眼角有泪珠
像他一颗感恩的心一样
滚来滚去,都是感恩的心


秋意不可违

不知不觉地就到了
从来没有想到过要到达的
遥远的地方。
有人在高歌
有人窃窃私语
而我在为山月和白发祷告
年轻的牧师走过身边
我们心有灵犀地
相互点了点头。
牧马人的牧歌隐约
侧耳听不清唱词
风语递过清凉
一首无字的歌在肌肤上
风生水起


虚构的早晨

夹杂在它们中
充满着求知欲望
听着他们艰难地教
最初的发音练习
“马、牛、羊”
晨曦、鱼肚白
孩子们漫无目的地走来走去
太阳公公露出笑脸
它往一个更高远处去
而我们在另一个高远处
晨曦、鱼肚白
饱览着秋日盛景
我们是一群马、一群牛、一群羊
书声琅琅,夹杂着
吚吚哑哑的发音练习
“马、牛、羊”




因为有你,感谢有你
所以我们把竹子都拆掉
养自己在空中吧
我们是空中鸟
季节在身边关顾
让我来照顾你,像你照顾我一样
照顾你,就像照顾我自己
竹子苍翠,长在远山
簌簌花雨,清风一阵


牧马

虚构的早晨

地图中国像一只雄鸡
这里有多美
清晨刷牙
刷出满口清新
这时候骂人也是清新的
——滚粗,妈蛋,美帝!
风儿悄悄吹来
叶片舒展,枝条轻柔
那么多树木可以操练瑜伽
武术和广场舞
加入它们
我在树下学了一声鸡啼


秋意不可违

北归一字雁
南飞几只燕
这个时节
赏秋菊如赏春花
淡装即是浓抹
赏黄枫如赏绿叶
肥瘦也相宜
在秋天
圆月更圆弯月更弯天涯更远
在秋天
我就是辽阔的星光辽阔的星光就是我

夏日无所不知的知了已成寒蝉
天不早了,秋意不可违
红拂女,可以夜奔了


笼中鸟

没有了翅膀
就没有了天空
没有了脚
就没有了大地
吃喝拉撒
这个世界管饱
太阳赐予丰厚的能量
太阳每天从窗户照进来
太阳每天把梦想照进现实
太阳是个什么东西?
几乎每个笼中鸟都这么说
闲杂人等都过来
现在我要唱歌了
现在是我来表演的时刻


歧路

你问问桃红
她什么时候和李子分手的?

春风吹过的果园
李花香来桃花也香

桃红是桃红姐,李子是李子哥
他们把自家的桃李种在了一起

他们曾经笑着说
咱们秋后算账



东海乌石子

歧路

人生最需记得的
不是何时相见
而是在何处分手

无为在歧路
儿女共沾巾
祝福岁月静美
从此,相忘于江湖


秋意不可违

一切的开始与结局自有天意
就像秋风吹走落叶
流水带走光阴
大地就是命运

鸿雁飞,云中錦书收到
愿多年以后
陌上花开
你归来
还是少年


虚构的早晨

虚构一个亲爱的人
虚构我们的孩子
孕育在她微微凸起的肚子里
虚构丰腴的裸体在睡梦中
像圣母在一幅油画中

虚构她嘴角流露的慵懒
像桂花一样飘香
我的手幸福地放在
她饱满的乳房上
像放在早晨的云朵上

哦,这虚构的河山壮美
今生今世
我们都曾经拥有


笼中鸟

王,前世受你万千宠爱
今生还愿而来
甘做笼中鸟

王,如果哪一天缘分已尽
请不要弃如草芥
我不飞,不嫁
生为王家人
死为王家鬼


若梦

虚构的早晨

清晨 阳光会走到床前
唤醒昨晚的余梦
窗前正演绎小鸟们的演奏会
我是唯一的特邀嘉宾
微风为我穿上的霓裳
可以为它们舞蹈
但我觉得
这个虚构的早晨
没有什么能比吃一顿可口的早餐
更令人振奋


歧路

路很宽 可以一直前行
像蚂蚁一样坚持 
把两旁的风景逐一击退
还要记得
不要触碰那些妖娆的花儿
她们一定会指引一条歧路
夺取你最珍贵的信仰
从此你只能迷途不返


秋意不可违

我相信秋天的来临
必定有它的理由
就如相信你的出现
必定让世界不再平静

每当桂香飘起
心就柔软的一塌糊涂
再也无需任何坚强
违背秋意带来的瑟瑟风寒

很多年前如此
很多年后也如此


囚鸟

天空一直很近
与你的距离也很近
一抬眼 或一伸手
就触手可及
这个不能改变的事实
必须把自己逼得步步后退
才能罢休
非要当作是一只囚鸟
固守不变的生活


罗希

虚构的早晨

调皮的阳光透过窗
嘲笑着我的懒洋洋
隐隐约约的听到厨房
传来轻而有节奏的声响

美味的早餐散着香
催促着我快快起床
一杯牛奶老婆饼一张
从简单有爱早点的起航

我的心一直在路上
寻找这虚构场景的姑娘
不惧风雪渐渐的冻霜
为了等你早已习惯了伤

我的心一直在路上
寻找这虚构场景的姑娘
习惯了一次次的失望
为了等你早学会了坚强


谢谢你陪我到老

我是一只受伤的鸟
醒来已在你怀抱
是你为我敷药又筑巢
陪我谈笑了却想家的煎熬

我是一只幸福的鸟
躺在你温柔怀抱
陪我嬉闹又为我洗澡
你的陪伴给了我家的味道

谢谢你陪我到老
为你我愿意呆在这个牢
海阔天空在呼叫
我已恋上你那温暖的怀抱

谢谢你陪我到老
为你我愿意呆在这个牢
世间美景在炫耀
有你长情陪伴才是最美好


寒雪梅花

笼中鸟

今天中午,阳光是有的
我坐在沙发上看书。起初我很安静
渐渐的我瞧见一个蚊子用它锋利的嘴
刺进我的皮肤,我的感官立即感应到
微微疼痛和瘙痒。更令我恐慌的是
周围还有几只或更多的蚊子
蠢蠢欲动,看到的有形的
看不到的在隐秘的无形中
这多像很多枚有形无形的刺啊!
由此我又联想到人类
也有一枚枚锋利的刺,伤害着别人的同时
也伤害着自己。这也难怪,这么小的笼子
管着这么多老练或者稚嫩的鸟
不相互倾轧着这世界还真天理难容


虚构的早晨

我向蓝天大声喊出我的需求
蓝天听的见
我向世界大声叫出我的乞求
世界听不见

浮云遮住蓝天,总有
云开日出的时候
世界它装聋做哑,再也
不会让人活得明明白白

我这是怎么了?是沙子迷了我的眼
涩涩的,干干的
风声在耳旁呼啸而过
似嘲笑,似可怜?


歧路

我要去睡了,夜晚
希望你也能安眠
在人们熟睡的梦里播种善良的种子
剔除自私自利的稗子吧

夜晚啊,您别误入歧途
给我们一个光明人心自安的明天


秋意不可违

秋天啊,夜色凉如水
夜晚啊,总是很快就过去
我希望这样的夜晚漫长些,更漫长些
让黑暗遮住那些伤和需求
虽然曙光很快来临
第二天你还能醒来看见黎明
正从山的那边高高升起,蔓延世间

那么你是人生的赢家
祝贺你新的一天又开始了



可馨

笼中鸟

冲破。飞翔的速度
淹没在激情下面
天空洒满了油,滑翔的它们
距离产生了美

人间中毒后的美,设法
在我身上绽开
栅栏代替我想了许多种,遥望的方法

比如透视,比如抛物线的顶点,比如
树梢上摇摆不定的光线,再比如——
好像我就瘦了,练就一身绝技

我拥有了超越现实的速度
翻身。折叠。伸展。卷曲
一切顺利,一切安好
一切。我沉睡于魔咒
抹杀梦想的念头,苏醒了


轻醉

秋意不可违

多一丝秋意。麦地逐渐金黄
枫叶慢慢变红,一叶梧桐婉转飘飞
蝉嘶鸣:离人皆有离人意
金秋正湮染林荫
情人与谁窃窃私语
湖泊收集了一季的秋叶
天空的云朵慢慢褪去
老房子,旧街景
故事里不要记载
你静静地安坐于此


虚构的早晨

大踏步,沿一缕晨曦
将一些浅黄落叶铺洒一地
日志是如此记下
白色小屋正好依偎一棵树
天空无限放远
风车陪伴一路,一路的放歌
有你的名字
摇着绿草,泥土芬芳
一点一点的气息沉浸
淹没我自己


歧路

向左向右,踏着秋,踏上落叶
满天旋转的秋意,在寂寂声中沉默

抱紧自己,大跨步,面对乌云
黑压压:逼出另外一个魂魄

天空空得苍白,若我此时的意识
呐喊着,触摸不及,一条条弯曲的小路

匍匐。秋天纷飞的皆是凌乱
入目之处皆是红叶,皆是我自己

时空之中一个又一个的身影
一个一个出现在路的起始




忘记这一切
忘记生活带来的疲惫
也忘记你。抹去

把自己安静地放逐于黑暗
一杯红酒以及袅袅升起的烟尘
围绕桌案

昏暗的光线几缕
抖动着我的尘事


依然春衫薄

秋意不可违

跟着蝴蝶,它会带你回到秋天
不过,它不会穿过金黄田野
也不会击碎花朵的鲜艳
那片低矮的云,就在它翅膀上
越压越低,甚至有一些水
落到了地面。追随者感觉到了
路面湿滑,有很轻很轻的风
偷走了她皮肤表面的凉
她有些倦了,像落叶乔木一样
睡着。那些饱含水份的叶子
落下来的时候,像一朵积雨云


虚构的早晨

鸟鸣滴滴答答地落下来,
没有睡着的人,
把这些鸟鸣收集起来,
用一个短信,发送到远方。
远方的人,又把他们自己的鸟鸣,
用一个熟悉的号码,拨打回来。
虚构一个人,可以和我一起
倾听最早的鸟鸣。
或者,去一座陌生城市,
虚构一声鸟鸣,把秋天叫醒。


轻衣

笼中鸟

前面桉树一根较细枝桠上
悬挂着一个笼子
笼子从早到晚用蓝布蒙蔽着
听到从笼子里传出
一阵尖锐杂乱的叫声
她不由得一下颤巍
声音从耳膜缓缓穿过
像一把锯齿狠狠地硌在心房上
在这之前,她一直生活得
光彩夺目

现在,她有些害怕
只是机械地回头——
望了望深处的阁楼



毒一无二

笼中鸟

倒宁愿把黑色的布拉下
就当自己闭上了眼
反正
游戏已经被命名了规则
自由只替自由的人发言
天空是敞开的
可天空的路不是我的
只有
卑微的真实被食物的边缘刮伤
真实的卑微以沉默妥协


蔚翠

歧路

风带来旋舞的蝴蝶。那些枯叶
它们最后的告别仪式
使一条道路丰满,路上的行人的脸
诗意中呈现

夕阳西下中落叶有了剪影。那些行人
他们对其中的一片
或者另一片
注视良久,他们也成了剪影

误入歧途的落叶
被夕阳收留到画中,流落的美
不是凄美
是转瞬即逝的美
为了让你看见秋语之浩荡之浓烈
它们自寻短见


秋意不可违

昨夜雨大风急
风沿着窗户
疾走,摔打临近的树叶
和单薄的弱小的枝。伤口聚积在地上
伤口多的时候
秋天站出来
它眉眼凌厉而脾气暴躁
花儿不敢与它直视

而我不敢与花儿直视,还有树
我因为这一种境遇联想到
另一种。悲伤和悲痛
被我一个又一个地
装进衣袋,不断增添的衣服里
尽是秋意不可违的
警告


虚构的早晨

风小了,安静蛰伏在路上
清爽与树丛呆在一起
干净的天空
干净到可以掉下来
我目睹了它们掉下来的全过程

像掉下来的雨蕴藏着的云朵
像云朵里的天空的镜子
像镜子里的光芒
光芒掉下来的时候太阳正挂在天上

现在,我正在加入这个过程里
新鲜如一朵花
清丽脱俗,配得上
一首诗的婉约




一只四面透风的笼
囚禁了羽毛,羽毛里的飞翔
飞翔里的自由
自由被摁倒在笼子里

我想乘着溜鸟人的疏忽
将它放了
聪明的鸟,怀抱着
我的思想

我的自由的思想,如果不是
被一只鸟叫醒
会安逸至死。而现在
春天用一些新鲜的形容词
包庇了
这个事件


雪冰玉

歧路

数着朱唇的小手在尽善尽美边
挥洒初冬完美的笑,一言不发
或者不合时宜,在棉麻长裙下坠伏的幻象
他的死,他的赤裸,他停泊在码头上的空石子
他丢弃了时间,信仰以及灵魂
在多岔路口,更小的岔路口
饥渴,难耐,胆怯,彷徨
他的双手冰冷地握着零碎光阴
从指骨缝里零星传出轧轹声
所有细小的星星从池塘底统辖,占据
那迷失了小鹿一样温暖的襟情


秋意不可违

我想到,你来时的路上一定很寒凉了吧
带着秋意的霜重,一任飞花似的
我泡了晚菊,雪茉莉,炉上温着你熟悉的旧时令
大部分习惯躲在你的碎荫里读雪上飘蓬的岁月
懒散且落地都是你急切而饱满的目光
竹梯叮咚叮咚的,偶尔回旋你足踏的声音
浸泡在一壶晚秋的茶盅里,那幅红枫深处
落地为覆雪的神情,冰冷而清爽坚毅
此刻,想你了。蓝色知更鸟数着寥落寒生
满眼枯叶,满耳归燕声,秋冷,秋易冷
寻砌听蛩鸣,怪秋雨洗山,瘦骨伶仃


虚构的早晨

许多时候,在虚构的朝露里
拟写断章取义的虚词,想你,是省略不计的
帘幔垂地的影儿廋长了梦里的弦月
那儿有一弯故乡的纸船,白色的
嵌在幽蓝的海里,开着纯白的朝日莲
你划着船向更幽蓝的海里,背影是秋桂下抚笛少年
左胸口一定别着旧式英雄牌金尖钢笔
藏蓝色中山装,目光里一定是五四时期颇进步的青年的忧郁
你浅淡地笑,嘴角是微微上扬的执着淡定
许多时候,在虚构的朝露里
拟写熟悉的故乡的景致,你安然归来,带着颇迷人的笑意


笼中鸟

青光不予,独自锁钥阑珊
谁都不知道,那海水拟着巨大的寂静
与一捏森林寒暄,与过往风声耳语
小小的小小的格子间
寥落的寥落的星星海,你听,你弹
红色的花儿,你的;白色的花儿,我的
你是笼中鸟,我是雾中羊
用青色骨戒抓大把寂静的云朵
没有你的海洋,一泓黑水
没有你的天空,一片死星


牧羊人

笼中

流淌的烟火,在天空漂流,
你决定关注一只鸟是否自由。
那些枝头或风中的渺小身体,
带着大地的向往将天上的眼睛穿透。
影子落回大海,落回沙漠,
落回山间的溪流,一样的自由。
你的眸子有些许的忧愁,
吃不尽的粟谷在碟子上静候。
这些死物没有思想的死物,
只为了满足饥饿的口舌。
断裂溅血的羽翅在钢铁之间滑落,
在空中飞翔获得短暂的自由。 
被一只手撩起插进笔箩,
你的目光在笔箩上停留片刻。
那些笔是自由的,他们的思想是自由的,
不被空间时间拘捕。
静卧的时候是在思索,动如脱兔,
笔下有万千世界末日星辰。
或大海的曲线沙漠的曲线美人的额,
或白骨和红颜在死神的影里漂泊。
你想对着新生的太阳唱歌,
在翌日清晨。



夏永儿

歧路


回来吧,误入歧途的人儿
秋呵,辽阔的伤
浓烈的美

我们的烽火连天
我们的征途迢迢
我们的清风已碎
我们的明月落泪
你还不回来吗
那么。我只好跟随你
误入歧途


笼中鸟

一次次误入歧途
一次次在梦里。想念你
清晨的第一缕光流泻
她开始歌唱,她开始忧伤
她的翅膀上挂满露珠晶莹

是的,她一直居住在这里
外面延伸的道路与她无关
春去秋来与她无关
那片蓝天与她无关
有时候,白云在她身旁徘徊
有时候,蒲公英在她耳畔呢语
秋风吹过,一片叶子坠落
一阵梵音飘过,一滴雨
落进她的眼睛

她渴望那片飞翔的的天空吗
不。她只想在自己小小的天地
等你来,等你爱
等你捧出心尖的暖  


虚构的早晨

不过是虚构了一个你
虚构了一只画眉在清晨里
枝头上火红的朝霞荡漾
画眉说,嗨,早安
你说,嗨,早安

是的,像草木根植大地
像星辰亘古不变
像永恒的春天
千万人奔走在金光闪闪的大道上
唯有你,在梵音里盛满清澈的水滴
在空山上唤醒鸟儿的歌唱
跟随太阳奔跑在天际


小禾

秋意不可违

秋天,是一个向下的音符
叶子是向下落的,果实也是
这个季节有很多被压弯的事物
比如南瓜,比如柿子和豆荚。它们攥着
红的或绿的果   放低自己
再放低自己
谨慎地
保持着与天空的距离

阳光,正把乡村摊成
一张薄饼。玉米已经收割
浩荡的明黄
排成了一列仪仗
晚稻的身体还不够丰满
我在故乡清瘦的影子里
打坐。远天空阔
有光阴住下来,满面含笑

学做农事。除草,
松土,采摘蔬菜。和一粒
种子唠家常
我打开耳朵,贴近
久已抽离身体的那个词
哦,风多么安静
这多么好!


笼中鸟

一只鸟挂在枝上
鸣声哀哀

昨天的树,今天的囚
世间从此又少了一个林

仰望也没有用
天空已经收回了翅膀

只有一树梨花赶来
悄悄地,为你落一场雪


冰棱儿

秋意不可违

怎样摹临这种巧合呢?
恰逢月白,霜爬满了你宽大的額
一把枫叶红晕然画册,其背景的红
是透进骨子里的

如何恰当这份隐喻?
意向叶的边缘,桂花枝一夜乱颤,迅速占领,
整座城池,赵氏太极
放慢一段时光与坦途

白衣长衫,竹之风骨。
温良醇厚啊!她说:
你所经历的每一处,都是静美。


歧路

风,举棋不定。树,左右而言它
唯一注炊烟,牵住家的魂
而一口黄连却让人口齿不清
前方有散淡的光阴,转身
是授我乳名的亲

天空布上星斗和萤火虫
抬头仰祉
海水适度吞咽,南山演绎菊花开。

桃花、春柳、离合曲
哪一个,不是你喧喧沸沸
找借口


虚拟的早晨

宣泄溢涨潮汐,并一再地
为自己的虚境找借口
每日晨昏,轻声素念
春是我的,小桃红

是我的
夏花着我的织锦缎,秋梨
是我的巧身形。

我一再一再
放弃露珠赐我光芒
放弃梅子连阴的雨水
模拟一个早晨,虚拟
一支奶牛成为知己

只因阳台上小草自由呼吸
窗外,几朵荷莲
佯佯地开


笼中鸟

好牵强,好牵强
折断了翅膀,
我哪里去


荆无涯

秋意不可违

此刻,空旷之美——
隐喻沉默的事物
白露藏于草尖
一片月光可以偷袭一些羞愧
湖泊在我们的对立面
放飞一群鸟
我们在追寻风的轨迹
它们通过荒原
潜入了一盏灯火的孤单


歧路

你已经走过 
我即将踏足
春天的花瓣
秋天的离愁
(一条路需要暗语
接头的人
除了你,还有
我)


虚拟的早晨

七分醒。鸟鸣还在 
天空还在,镜子
还在尖叫,磁湖在时间的缺口
退烧,秋天在枫叶山
摇晃
一个人还在门外奔波
繁花还在点缀
一张床陪我们慢慢变老——
青春还在路途
我和你重新遇见,昨天还在
搁浅



老秋

秋意不可违

秋天的叶子,落下来。
是寂寞,也是深情——
我悄悄地走过,
寻找一处最后的归宿。如果没有晚风,
就没有一颗动荡的心灵。
如果没有秋天,
也就没有我绝境逢生。这么多年,
我饱含热泪,站成苦难的源头,
仿佛一块礁石,
被海浪拍打,侵蚀,而又归于平静。


歧路

向左,向右。暮色渐重,
像披上一件红袍。
佛光照耀,大地无限的恩情,
把我送给你。
我必须,点燃血液、篝火以及马匹的嘶鸣,
向天空借条道路,
向苍老的生命偿还一条江水的情债。


虚拟的早晨

日出,像一枚鸟蛋,
居在树梢。瞧,我只是轻轻地吹一吹,
它就一下一下,
蹦得多高。天地之间,
谁是过客?
谁是永远的热爱?我是一位王——
在沉睡的国度里,
虚构秋天的早晨和版图,万里疆土,
我挥一挥鞭子,
思念丰饶的腹地深入,进发。


笼中鸟

你用喑哑的嗓子,再高歌一曲。
你在枝桠之间,上下穿梭,
要停止无止境的颤抖。
你温热的身体,被雾岚一片一片包围。
我的小心脏,若鸟,
不能轻易叫出,那故乡、原野和炊烟,
故作高深状——
我活着,不仅仅为自己活着。


人生只如初见

虚构的早晨

你还在睡梦中
感觉一阵刺疼
是咪咪在咬你的脚趾
它饿了
你下床添了猫粮和水
转身继续睡
却突然惊觉
其实咪咪
已经走失很久了
你在耳边碎碎念
物价涨了,房价涨了
工资不涨,没法活
星巴克咖啡不能充饥
肯德基汉堡越来越不地道
负心拉面一碗42元
你羞怯地笑笑
其实我想吃炒青菜


情诗微亲群第38期周末同题诗会作品

封面画作者:俊儿


标签:诗会  诗赛  活动  临屏  
相关评论
Copyright © 2002-2017 情诗网 Qingshi.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