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保存到桌面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老情诗

[纪实回顾]诗集《让面孔呈现面孔》

时间:2016-07-30 23:34:00   作者:情诗网   来源:情诗网   阅读:166   评论:0
内容摘要:[纪实回顾]诗集《让面孔呈现面孔》
在汉语之光中寻找诗歌的声音(代序)
陈忠

  “诗歌是无为的”这是爱尔兰诗人希尼说的,是的,在这个物质的时代,诗歌是无为的,诗人也是无为的。诗人如果能把自己敏感的触角所感悟到的,不管是悲伤的还是喜悦的,用文字表达出来,引起读者的思考,就足矣了。 
  在某种意义上讲,诗人应该是一盏灯,首先应该照亮自己,然后,照亮世界。
一个真正的诗人,应该有好的修养和自己的立场,以求在新的语言之光中找回独立而鲜活的生命个性,他应该比一般意义上的人活的更像一个人,而不是将一般意义上的诗歌仅仅局限于精神的后花园,也就是说,诗人最终抵达的不是天堂,而是他自己。
  诗歌作为纯文学体裁,在实用主义和消费主义的物质时代,也不可避免地在物质、欲望的急剧膨胀和精神、灵魂的加速沉沦中,烙上了急功近利的印迹,同时,附庸风雅、低俗时尚、世俗文化的大量渗透,也必然让诗歌面临前所未有的瓦解和颠覆、解构及蜕变。
  实事求是地说,网络诗歌和民间诗歌的介入,在客观上使处于惨淡经营的诗歌,似乎多了一些繁荣和昌盛、诗歌仿佛又一次看到了辉煌之前的黎明,同时,也使许多“伪诗人”在后现代思潮反主体、反本质的喧嚣之中,用一种自慰的方式拥有了一种诗人的荣誉感。问题是,又有多少有诗性根基和精神超越的诗歌作品呢?处于茫无所适的诗歌批评除了喋喋不休的互相吹捧,又有多少具有诗歌批评价值的批评文章?诗歌的创作不是文字的堆砌和语言技巧的操作,它需要彻骨透心的生命感悟,和细心关照生活的灵性,才能发出自己独特的具有异质因素的声音,创作出具有个体生命文本的诗歌作品。然而,这样的诗歌诗歌批评到底有多少?诗人张执浩曾说过:“网络也越来越让人迷惑……它不再批判,只有牢骚,不再反抗,只有诅咒,不再吁求,只有喋喋不休或互相吹捧”。
  2002年底,我开始网络诗歌创作,在其期间,结识了很多网络诗歌爱好者和诗人,也阅读到了很多独特而又具有自己个性语言特色的诗歌文本,从那时起,就有一个梦想,想在一个合适的机会出一本网络诗歌集,以此来展示那些应该在诗歌领域占有一席之地的诗歌群体。
  也许,这本诗集的出现,就像一个普通生命的诞生那样引不起诗坛的关注和影响,但我深信,这些作品的问世,将以风格各异的诗体和独特的母语修辞,会得到读者的认可的,随着时间的流逝,我想,这些诗歌作品也会留下自己印记的。
  ——秦极:语言机智而风格飘逸,给人一种疏朗和明快的节奏感,极强的画面感和优美的意境将读者带入迷离的幽境;
  ——玲珑:看似拙朴而聪慧的语言悟性,在从容的叙说中带着许多女性的洒脱和自信,跳动的画面充满着飞驰的激情;
  ——青鸟:清悠恬淡的语言带着些许的感伤,意象深邃,而情絮像丝一样从缠绵的内心抽出
  ——鬼狼:荒诞的语言风格和冷冷的色调,表现出现代人矛盾的内心世界和灵魂的挣扎。诗歌的画面总有一种音乐的流动。
  ——张宏雷:语言硬朗而有底蕴,纯朴的笔调带着辛辣和诙谐,总是在挖掘人性的丑恶并赞美人性美好的愿望。
  ——如水人生:以细腻而质朴的语言,营造出众多灵动而隽永的语境。轻盈活泼的风格,又透着哀婉和沧桑。 
  我只是从我的阅读角度来简单概括他们的诗歌特点,我相信,当你仔细地阅读完这些闪着灵光的诗句之后,会有自己独特的解读方式和界定尺寸。当然,他们在用自己真实的语言和这个世界对视的同时,也在不懈地超越着自己。
  希尼在诺贝尔文学奖百年庆祝活动的一次座谈会上说:“每个人仿佛都听到了一种召唤……诗人觉得仿佛有一个声音在告诫他:应当发出大家的有代表性的声音,而不仅仅是他个人的声音。”
  我们期待着这种诗歌的声音。

  2004年7月3日与济南陋室


标签:忘情水  老情诗  
相关评论
Copyright © 2002-2017 情诗网 Qingshi.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