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保存到桌面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老情诗

把祝福送给寒狼《寒狼:爱和生命的奔跑》

时间:2016-08-02 09:04:09   作者:情诗网   来源:情诗网   阅读:243   评论:0
内容摘要:把祝福送给寒狼《寒狼:爱和生命的奔跑》
把祝福送给寒狼《寒狼:爱和生命的奔跑》 (2006-07-18 10:52:46)
分类: 诗赛活动
把祝福送给寒狼《寒狼:爱和生命的奔跑》
文/乡巴

(一)、前面要说的话
一、 这个帖子不是推荐贴,是送给寒狼君的生命祝福
二、 这个帖子集合了广大诗友给寒狼的诗歌祝福
三、 这个帖子只是一个简单的帖子,乡巴写写零星的感受,未作深入,只作最真挚的祝福
四、 这个贴子共有三部分,其一,乡巴的话,其二,寒狼的诗,其三,大家给寒狼的诗

(二)、《寒狼:爱和生命的奔跑》

  寒狼君,是一匹奔跑在爱与生命征程中的苦难歌者。
  记得有这样一个夜晚,我独自静静推开这样一位诗人的心灵窗口,走进这样一座燃烧着火红生命与炽热爱情的枫林,然后,整个灵魂就这样,心甘情愿被酸倒在飘飞的枫叶中,仰面朝天躺着或者双手合十跪下。这个世界仿佛瞬间永恒、仿佛刹那轰然倒塌。我的无助、我的茫然、甚至我对生命的恐惧,雷霆万钧般的袭来;当然,我对生命的美好祈福,对爱情的圣洁憧憬,以及对寒狼君至诚至真的祝福,同样来得热烈、来得汹涌、来得沸腾。
  我没有和寒狼君当面交流过,即使是网络,也不曾有过直接的交流,我对寒狼的了解只止于对他诗歌的解读,只止于众多诗友给他的赠诗。感谢网络,在不同的夜晚,递给我这样不同的枫叶,让我浮躁的灵魂,在这样一首首的诗歌里冲凉。
  这只是一个简单的帖子,受康桥依然斑竹推荐贴的启发,感觉自己作为这个栏目的主持人,应该为寒狼君做一点什么。赠诗,大家已经写了这么多,是不是应该把能收集到的赠诗帖子,集中在一起,这既是对寒狼本人情感的一种凝聚,也是对广大诗友感情与爱心的凝聚;推荐,康桥斑竹已经作了具体诗歌的解读,我若推荐也只是增加一些诗歌的“指手画脚”,这一来对寒狼和康桥两位都有不尊重之嫌,二来,纯粹对寒狼诗歌再进行解读,意义不大,一个在病中,用生命吟唱出的强音,已经超越了任何点评性的文字。想来想去,还是制作这样一个贴子比较好,这对于这个栏目来说,是一个很好的尝试,这一尝试,相信仅仅只是开始……
  但我还是不自觉地对寒狼君的诗歌,说出了我自己的感受。寒狼君在这首诗里,说他自己是婉约的诗人,但我觉得他的诗歌不仅仅停留在婉约,他的诗歌给人一种醇美的艺术享受。
  醇美是一种深厚的、浓郁的审美意蕴或美感。就作品来看,“醇美”是指作者主体情思含蓄蕴藉,艺术语言精美灵动,两者浑融契合,达到以精妙的形容包孕着深厚情韵的审美境界,就欣赏来说,“醇美”是指作品意境既能吸引读者、打动读者,又能激活、唤醒读者的人生经验和审美经验,从而使作品的意境和读者心中的表象想激荡,获得强烈的美感享受和体验。
  寒狼的诗歌普遍具有这样的特点,尤其是那些写情感的诗歌,往往通过具体物象起兴,并对这一物象作一细节的点拨,使得诗歌的意向具体可感、场面生动。情感的抒发饱满而浓烈,具有很强的感染力。
  诗歌感情一样,都需要妙悟。不是一个电视剧说,家不是讲理的地方吗?其实感情都是这样,都需要妙悟,需要用真心来体验,更需要用真心来付出。诗歌是情感的载体,不是理性与哲学的载体,所以在诗歌上,妙悟给我们带来的精神愉悦是无法用言语来论证的。就象这么多给寒狼的赠诗,美以首都需要我们去妙悟,才能更好地把握作者对寒狼君的那种祝福,乃至对生命与爱情的礼赞。
  其实,岂止是情感和诗歌需要妙悟,生命更需要妙悟。相信,寒狼在这四十来年的人生历程上,有着深刻的生命关怀,这些关怀,将继续给你、给你的家人、给我们这些普天下的爱诗歌的朋友以坚强、勇敢与前行的动力!
  真诚祝福寒狼,真诚祝福这么多关心生命的人们!


(三)、寒狼病中的诗歌

《心窗---写在枫叶背面的诗行》
文/寒狼

二十年,枫叶落红了二十个季节。在病魔的折磨中,
我将心的履历记录在枫叶的背面,让风送至你恬静的梦乡,
是否还能敲响你南开的窗......


1.

梅啦,二十年了,你绰约身影

似一枚飘飞的花瓣
飘腾在我阴霾的天空
而我却扑赴成虔诚的教徒
在二十年间里祈求上天的恩赐
等待你漠然回首
在我沙土纷飞朝圣的途程

2.

岁月留给我了什么

我的手指疯长的伸向深邃的黑夜
在静谧的长夜摸索
触摸吉它弦上那颤栗的音符
奏响传说中嫦娥奔月的弦音
或是世情恶薄的无奈

3.

梅啦,我依然驻守在

那柳条挥动的山岚
已站立成一株枯丫藤条
漫舞在纠葛的网中央
编织曾经的缠绵
梦想牵引到生命的最后一圈年轮

4.

开始了与夜对话的时光

在酒杯中让思念沉醉于离去的倩影
从你我走过的路边仰望层楼叠起
当年流行的歌谣凝固在城市的上空
我从梦中哭醒了沉睡的爱
一种怜悯油然而生

5.

雨从我的眼眶滑落

在心房前滴落成今生痛彻肌腹的毒瘤
成了永生的望雨叹声如堆结
而在我的诗句里有意的避开
那霾涩的意象和疼痛的通感
唯有在你灿烂如初的声音里寻觅

6.

我是你憔悴的诗人

在修辞手法中重新排列的诗行
都在酒分子的熏陶中摇晃成文
头枕着那破损的词句
我已筋疲力尽了

7.

总想抓住生命中每片飘飞的叶子

为你写下我的每一时间的悸动
风莎莎的响彻我微缩的天体
当香火燎原在我空白的石碑时
你还有多少的心血未流呢

梅啦,你是怎样感想这二十年间
生命的阳台上风如何的将我撕裂成纹
然后又一次次的弃我于红尘
一任尘土飞扬

8.

于是我竭力挽留时光

将时分秒用心切成透明的薄片
吝啬每缕光线从窗口纷纷坠落后
一如下坠的雨滴不在收取
那一抹剔透晶莹

9.

梅啦,枫叶开始蠕动

从秋风打响第一个喷涕时
恶梦就沿着风向袭来
在我最感伤的枕边将心凿空

10.

梅啦,倘若能将心整理成册

我将用心血为你装点启开的屝页
以万千的吻  图印每页你眼光聚焦的字眼
用爱的名义装订  
直至你也筋疲力竭

今夜的雨好凉,象三月的雨淅淅沥沥,渗透肌肤。
站在被风拍打的窗口,我把记忆拧成一股粗糙的
绳索,在冰凉的手掌中,折射昨日的情景。

11.

梅啦  那时你将所有的季节枫红成梦

山溪水涧总是以你曲谱的字意里
抒发你的情怀
而天边的彩霞在急促的休止符中
来不及躲闪  用梦的方式将故事
串联成一弘思绪

12.

在日晒雨淋的肩头

托起你一地的叹息
灿烂如初啊  枫叶落红时
你却一脸的暮蔼尘飞
那夜  好想拥你入眠

13.

于是我把尘封的吉它

悬在你梦的始端
一根弦的音符在夜里颤栗

你在轰鸣的共鸣箱中
迷失了方向
我却在曲终的地方
泪流满面

14.

僵硬的呆在原地  

心却在恣意流浪
我的世界从璀璨中毁灭
不再习惯低度的啤酒
在轻音乐的暗角开始向高度买醉
红尘无你了  在傍山的方向
用手掘土 葬心成冢为爱祭奠

15.

梅啦  你是我眼里沉淀的沙

占据了我所有开启的门帘
那些无声的蝶影在你笨拙的阻拦中
往日轻腾的翅膀已伏上了天空的泪滴
在你狭隘的空间里  那孤寂的指间
触摸了枫叶的梦之疼痛
于心血的流淌间  风划成焦灼的思念

16.

梅啦,我不是你唯一的彼岸

冬季来临时  我适地而坐
在一片古谣里  我遗忘季节的存在
敷衍一种登陆的理由
让欢笑在莫名中定格成假想后的疑眸
 

17.

远方真的有风了

提一弘树的叶红  我拒绝了全部的山川
于是我那心发的初牙
无奈的在另一风景  凿开我的心口
开放另一风景的花朵  

18.

就这样  我坐在一片婉约的诗句里

轻抚疲惫的词语  在遗失的夏季里寻找
枫叶飘飞的坐标  于滂沱的雨季
淋湿了哭泣的心

19.

于是  风累垮了那一季节的月

而你却在笑声窜成的彼岸
眼噙泪花  醉卧在风花雪月里
流着殷红的泪  我找遍了四季的叶片
却无法为自己诠释

20.

梅啦  其实你的心尺无法丈量

我每个夜的厚度  
拟请你在深冬的晚霞中
倾听我零度以下时  
心碎时的声音
在轰烈中寻求爱的重生  
直达你梦的边缘

  2005年4月23日,一场十年不遇的皑皑大雪,笼罩了这个熟悉又陌生城市。一张更大的冰冷纸张却永远飘落在我的心田,凉透了我的每个发丝----甲胎蛋白(AFP)的反复鉴定。检验结果16.247ng/ml大于(0.00--8.500)的常规范围,一下折断了我梦的翅膀。

21.

梅啦  贴着梦的胸膛

聆听另一场雪的来临  在水之湄
破碎的时光  沿着沉重的眼帘纷纷凋谢

谁能更改生命的定义  当繁花落尽时
在梦的终点 硬是扯断了心曲泅渡
让颤栗的咽喉成为斜阳的加速度

22.

山路弯弯  寂寞的马拉松

我寻找着喘息的脚印  已被沙尘封杀
骨骼在稀释的血液中挣扎  那失重的音符
在休止符的阴沟里  发出骨折的声响
我用邋遢的手指  舔尝腐蚀的血迹

别睁大你的瞳孔  当心死亡定隔在疑目
遗恨彼此短暂的时辰  在月落花谢的夜晚
风将以我的名义升腾  

23.

梅啦  一种汗水代替我的手指

于黑夜开始敲打键盘  只为了某种记忆
橡皮擦下的爱情已不再彻夜的呻吟
二十年爱的污垢   在心池里浸泡
等花开花落   枫叶再一次次的霜红

24.

窗外一只携泥的燕子

在用心握住时间的手   静听风雨
我却掩面而哭  在一尺之外的距离躲避
是夜我的残梦将落脚何处   飞越稠风稀雨
驻守明月树梢   伊人何方

25.

在翻过的扉页  叹息声堆积如山

两颗心的距离就这么遥远
于是我的思念一丝丝的流浪
在破碎的心街头巷尾
搜索你路经的方位

26.

我把疼痛  深藏在午夜的门后

看风从心尖拂过   指间的冰凉
以零为刻度   
在不经意间为爱长眠

感受身轻如燕的飞翔 
在无边的另一旅途中
独自前行

27.

梅啦  还能辨别我幽深的呼吸吗

是的离开某种颜色  你一样的迷惑
我只有当清空你的记忆
还你红尘的最初之约  才能摇醒你沉睡的梦

还来得及一次锥心的痛
再次历经风韵从叶落时分起程
你的爱恋在花落之后浸染了每个叶片

28.

我的心血已快枯竭  在生命的沙漠

那枚红透夕阳的枫叶  已遗失了簧片
在漆黑的夜里   扭曲的身影
一如孤独的舞者  在停电的夜晚
挥舞无名的答案

29.

那么  我将在口哨声中退幕

在纱幔飘飞的帷幕后
读你飘舞衣袂

而承载诗行的枫叶
于清明雨滴中化着灰烬
将被踉跄的步履
在涉水而觅的花锄中
掩埋措手可及的倩影

30.

梅啦  簪着心血的响声  

沉溺多少花姿飘零
叶做的书签傍枝而居 抽泣的芽尖梦里是谁
而死亡的华灯在篝火中或明或现
我仰望浩渺阴空   
将一半沉重懈在清明的雨中
谁能在凌晨鸡鸣之前  
敲响尘风的木鱼


(四)、大家送给寒狼的诗歌

《寒狼》  文/洁白精灵

如果一片枫叶能记载你的心事
我愿送你整座枫林
让你不必再如信徒般匍匐前行

如果颤栗的音符能拨动她的心弦
在静谧的夜里,我愿借你双手
让每一拨情深的弦音都传至她的心窗

我知道,你夜夜沉醉
尽管生命如同秋叶,摇摇欲坠
却依旧在有限的光阴里拼写未了的情缘

你总在反复咀嚼着剧痛的灵感
你竭力想要挽留些什么呢
若将心凿空,还有什么可以载走你的愁情?

我开始感叹生命的脆弱
又为你泣血的诗行而感伤
该怎样才能令你的人生多几许阳光

寒狼,我已不忍读你
只在今夜,折叠一些无言的祝福
凭借数节断句,轻轻送至你的视线……


七律 赠病中拳王寒狼君
文/木雨梨香

登临怀友向南方,人杰何由尽暗伤。
石突云奔追雁阵,风狂草劲发狼吭。
一腔热血冲天幕,两点寒星射月光。
惊得拳王披挂起,同归情网对华章。


《赠寒狼》  文/南海之湄 

你独自静静的等  黎明的花前是安静的
雾霭只是微软的一层  如同一口没有呵成的气
后背
被露水抱进了一场真实的战争
斜视一隅  吱嘎作响



《散落红尘—--赠寒狼》  文/叔苴妹子

你曾是一片云
在我梦幻的天空自由漂浮
晴朗的日子 你的面颊
被我热切的目光染成绯红
紧接着 又幻成各种奇观
将我的心 紧紧锁住

亲爱的 我多想将你定格
让你成为我梦幻王国的君主
我对你一无所求
我只想将我采集到的珍珠
为你做成一顶美丽的皇冠

谁也无法预料
一道闪电 如夜的魔爪
突然撕破了你的衣襟
也撕破了你 英俊的面容
从此 你惊恐的双眸
再也托不起我飞翔的梦

滚滚红尘 
我们有幸相遇
你的泪水落进我眼里
已化作一颗颗璀璨的珍珠
今夜我立在风中 伸出双手
想努力握住你的一丝呼吸
其实 我的前生也是一片云


《亲爱的,请别离开我》  文/叔苴妹子

眼看着你的生命一天天消减
如一朵百合在风雨中渐渐凋谢
如一个漂亮的雪人 在太阳的眼皮底下
微笑着 悄然而去

亲爱的 除了祈祷 
我还能为你做点什么
俯身拾起你生命的碎片 
还是收藏你晶莹的泪水
不 如果爱可以减轻你心里的伤痛
我愿意成为你的梦中新娘
让灵魂夜夜跋山涉水 抵达你梦境
为你疗伤 为你歌唱

亲爱的 请别离开我
我不想独守空房 独自忧伤
我不想成为哈里希岛上的长夜孤灯
更不想成为悲剧爱情中的千古绝唱
我只想和你梦里牵手 或者 耳鬓厮磨

亲爱的 请相信我
爱情可以创造奇迹 坚强也能创造奇迹
做一个真正的男子汉吧
男子汉的翅膀不会被风暴折断
男子汉的血液不会被河流冻僵
男子汉的誓言应写在涛声中
刻在石碑上


《寒狼》  文/雪草

午夜的风 回荡你的足音
踏响 重峦叠嶂
无论世事多磨难
抱紧目标 路在前方

只要坚定 这一方向
风沙尘世不畏苍凉
密密森林 茫茫原野
共倾诉
种种红尘的流浪

抬头呐喊 向苍天
谁解心中忧伤
梧桐芭蕉摇碧窗
解尽风情 钟一种
枫叶背面 字字复行行

微笑吧 寒狼 
看 黑夜正在过去
希望在你头空 冉冉而起
伸出你的手 
就是曙光


《赠寒狼》  文/雪草

飞花点翠 一条如茵大道
绿色生命 瑰丽的乐章
你是松一样 永远挺拔的拳手
以排山之力 扶落日中天
倒下的是人间劫难与风霜

寒狼 多雨的季节
洗涤出一片 明媚的阳光
为一句不可毁约的期诺
相遇你的微笑 正是春来大地
多情若花 为你的归来争相绽放

落泪于声声梅拉啼血的呼唤
半窗相思红与绿 泣吟红尘绝唱
请再践一约 记住 寒狼
向前的路 所有枫叶红色的飞舞 
你都要一季一季 题上诗章

我执意将文字 组成万能星愿
向着西南 双手合掌
万里之外 也能看到
你抱着心爱的吉它 于每一个月影花朝
举着欢乐 为情歌唱


《想念寒狼》  文/白丁

那圆本来是圆的
涟漪花开
年轮中间是春风一度
白酒一杯

沙子打进眼睛的感觉
不算是疼
担山的汉子
脚比路要远

母亲的目光还在上升
母亲做的鞋子被谁偷走?
赤脚的孩子,不敢回家
每一滴雨都带着风的印痕

一把纸伞,又一把纸伞
很多很多纸伞
伞不会说话
我们把血分成两部分
一个叫太阳
一个叫月亮


《无题》  文/英帅克

当我看到一枚枫叶 挂在
枝头 不畏严寒
不畏艰难
所有的季节一下子幻成红色

在这枫叶的
正面 背面 上面 下面
密密麻麻的诗行 纵横
交错 柔情似水
热情似火

顺着枫叶的脉络 我知道
一个人已经走进
我心 让我感动
让我牵挂
与此同时
我听到了春天灿烂的
脚步 充满生机的脚步 
我听到了春天芬芳的
邀约 
不要轻言放弃
我们生命的美丽 

我相信 
这枚枫叶会遵守与
春天的约定
坚强并快乐地挂在
枝头 沐着阳光 
沐着清风
成为季节中最美的风景



《赠寒狼》  文/南国梧桐

这一次
读,你写在枫叶背面的诗行
心,很痛
如果传说中的雪莲有用
我将连夜赶往冰山将它采摘
如果有一种灵芝可以治百病
在我的心田,我将亲自播种

现实,只能深深地愧疚
为何我不是一代良医
只能在互联网中
想着,能找到一种新药
觅着,医学的最新动态
甲胎蛋白,这鬼东西
有了它,却是一种无言的苦痛

再细读,你写在枫叶背面的诗行
你对梅啦的情深几许......
深信你同样地勇敢、豁达
最终战胜病魔
默默的一份祈祷、一份祝福
寒狼兄,早日康复


《希望——送给寒狼》  文/绿柠檬

正是这清淡淡的日子
掩不住春上枝头的芬芳
每个人的心底
都有一个爱河在默默流淌

不要抱怨 人生苦短
拥有了梅啦
你就得到了整个春天

命运总会眷顾有准备的人
看看窗外 人来人往
没有人愿意知道
你心中有什么悲伤
如果你不肯抱任何希望
岂不是让梅啦一个人
独自己感伤

把耳朵叫醒吧
聆听第一场春雨
梅啦正倚栏而立
等你一起 风花雪夜
幸福的日子会远远流长


《做一个幸福的狼——赠寒狼》  文/涂燃

 
定格的位置,自定义的人生。一片枫叶
在颜色的变幻中,演绎。翻来覆去,都是美

迎上春天的样子,那么利索
一往无前的清减和无以伦比的精神
在你的口哨声里,心安理得地升华

打开窗户,眼神跃马而去,追逐
我的朋友:您的文字和眷顾的日子
如果你知道,邂逅一个清减的笑容的时候
青草早已在南北的土地上,爬上枝头

聚集。在经纬交错的网,我们认识也不认识
说不清楚。一只手在你,一只手在我
以千丝万缕的擦身而过为背景,紧握
谈点祝福,说声祝愿。路长长地漫延
回报给某一个点,某一个名字。做一个幸福的狼
(注:在闽南语中,“狼”意为“人”,祝福寒狼,期待着他早日康复!2006.2.27于厦门遥祝)


《勇者无惧-----送寒狼》  文/临荷听雨

命运之神手执酒杯,拦在
路中央:“这是一杯有魔力的酒
干了它,你将所向批糜
但也得忍受超乎常人的苦痛”

“生活教会了我很多,
苦难,不过是炼金之火
不论戡满的是什么,
都要-----干杯!”

命运之神消失了,但见一个勇士,
高擎燃烧的心,向远方奔去
2006-2-27


《亮剑——赠寒狼》  文/弱水之轻

一定有一种爱 能让你不受伤
一定有一种情 能让梦不凄凉
一定有一种药 能让你不再痛
一定有一种路 能让你再次走向阳光

寒夜孤狼
你眼里荧荧的生命之火从不曾熄灭
流血的伤口 更能激起你野性的桀骜

寒夜孤狼
与生俱来的侠客
卑鄙的病魔不宣而战

还等什么 亮剑吧
用你的铮铮硬骨 紧锁病魔的喉咙


《赠寒狼》  文/极地雪狐

命运就像无骨的风
来去本无方向
我们无法选择
今生是漂泊的浮萍
还是惜水的垂柳
我们可以选择
阳光下绽放所有的心情
一点点,一点点
着意染绿今生中
最短暂的那个春天

痛,将生命燃着
微笑,是我们
可以奉献的最后骄傲
害怕,孤单,渴望
我们无需隐藏
生命给与的
只有那么多
只是我们用爱和希望
将他们定格在素描的阴影
最亮永远是你无惧微笑的
双眸

我们,偶然经过
留下了一生的记忆
其实只是你微笑的
剪影


《赠寒狼兄》  文/叶落花开

未知兄长身体欠佳
小弟实在该打该打
内心惭愧有千句话
今又不知该说点啥
简单几句匆匆表达
愿兄一切如玫瑰花


《与我同行——给寒狼》  文/冷落清秋节

藤椅上一双秋水如月
灯下倾听生命细语
尘封一世支起容颜的手
夜夜触在胸口
抚着沧桑未泯善良的跳动

你踏碎积雪仆仆而来
于银辉中随歌随行
也许
诗人般追逐一生的哲理
是自己的白发
也许
行云空洒悲泪后
依然没有你的秋水长天
——与红尘中空守翩然逝去的水流
终至曾伟岸的身躯轰然倒下
写给世上浅浅的便笺
散落在晨曦前星辰的眼底
于是
一串星星雨落满我的脸颊
你古如厉风中行沙的坚强
能否撼动生命的魔障
撷起没能写尽的诗行
与我同行

标签:情诗  原创  
相关评论
Copyright © 2002-2017 情诗网 Qingshi.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