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保存到桌面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外国诗人

密茨凯维奇诗选(波兰)

时间:2016-08-07 15:49:17   作者:密茨凯维奇   来源:网络   阅读:747   评论:0
内容摘要:密茨凯维奇诗选(波兰)
  亚当·密茨凯维奇(1798-1855)波兰十九世纪最伟大的诗人。生于律师家庭,从小了解祖国的悲惨命运。1822年出版诗集《歌谣与传奇》。由于参加爱国活动,1823年被沙皇当局逮捕,流放俄国五年之久,与普希金结为至交。1832年迁居巴黎,专事写作。1854年因染霍乱客死异乡。密茨凯维支主要诗作有诗剧《先人祭》,叙事诗《格拉席娜》,《塔杜施先生》。作品中贯穿着争取祖国解放的理想。他的诗想象瑰丽,描写生动,形式通俗,为波兰积极浪漫主义文学奠定了基础。

犹疑

未见你时,我不悲伤,更不叹息,
见到你时,也不失掉我的理智,
但在长久的日月里不再见你,
我的心灵就像有什么丧失,
我在怀念的心绪中自问:
这是友谊呢,还是爱情

当你从我的眼中消失的时候,
你的倩影并不映上我的心头,
然而我感到了不止一次,
它永远占据着我的记忆,
这时候,我又向自己提问:
这是友谊呢,还是爱情

无限的烦扰笼罩我的心灵,
我却不愿对你将真情说明,
我毫无目的地到处行走,
但每次都出现在你的门口,
这时候,脑子里又回旋着疑问:
这是为什么?友谊,还是爱情

为了使你幸福,我不吝惜一切,
为了你,我愿跨进万恶的地狱,
我的纯洁的心没有其它希望,
只为了你的幸福和安康,
啊,在这时候,我又自问:
这是友谊呢,还是爱情

当你的纤手放在我的掌中,
一种甜美的感觉使我激动,
像在飘渺的梦中结束了一生,
别的袭击却又将我的心唤醒,
它大声地向着我发问:
这是友谊呢,还是爱情

当我为你编写这一首歌曲,
预知的神灵没有封信我的嘴,
我自己也不明白:这多么稀奇,
哪儿来的灵感、思想和音节?
最后,我也写下了我的疑问:
什么使我激动?友谊,还是爱情

孙用、景行译


在澄澈而渺茫的湖水上

在澄彻而渺茫的湖水上,
庄严地并列着矗峭的山岩;
透明的深深的湖水映出了
这些山岩的影子,在我眼前,

在澄彻而渺茫的湖水上,
飘浮着暗云,暴风雨的胎儿,
透明的深深的湖水映出了
这些暗云的空洞的影子,

在澄彻而渺茫的湖水上,
闪耀着惊心动魂的电光,
透明的深深的湖水映出了
闪光!雷声也渐渐隐藏。

澄彻的湖,从这岸到那岸,
又很透明了,象以前一样。
这时我的灵魂恰象这湖水,
全世界的敬礼在水中映现——
崎岖的山岩的尊严的峰顶,
和立刻就沉默了的闪电。

山岩在阴暗的轻蔑中站着,
稠密的云朵挟带着骤雨,
闪电过去了,飞向沉默,
我平静的生活也这么流去。——

孙用、景行译


致聂门河

那黄金时代的水流哪里去了?
我常常在河里玩水,我们很想滑过水面,
一直到寂寞的荒野,就在那里,
青春可以掩藏心头的怯弱和不安。
那里,洛拉解散了柔软的发辫,
惊奇而得意地向水中的影子凝视。
我的热烈的恋爱的眼泪却模糊了
她的映在这银色的水波中的影子。

聂门河啊,那水源哪里去了?
它很愿意给我这样的希望的梦和幸福。
哪里是我的前途无量的童年?
哪里是我的友人?我只徒然地关注!
哪里是我的曾在水中照影的洛拉?
一切都去了,我的眼泪又怎能留住?

孙用、景行译


青春颂

我要飞翔在这死灭的世界之上,
我要飞向幻想的天堂,
在那里,热情创造了奇迹,
撒下了新奇的花朵,
以金色的画像显示着它的希望。

当一个人走向垂暮的时候.
他不得不低下他那打皱的额头,
用他的迟钝的目光,
只看见他身边的世界。
青春,飞吧!
从地干线上高高地飞起,
以太阳的光照,
穿透这密集的人群。

你往下看!那里,永不消失的云雾
遮盖了泛滥着怠情旋涡的土地,
这就是我们的大地。
你看!在那一动也不动的死水之上,
冒出了一只负着甲壳的爬虫,
它就是一只船,既张帆,又掌舵,
在本能地追赶着一只更小的爬虫,
它跳起来了,一忽儿又深深地钻入水中。
它不去触碰水浪,水浪也不来犯它,
可这时候,它像水泡似地,在礁石上碰得粉碎。
谁都不知它是活着,还是已经死去,
这就是自私者的命运。

青春!生命的美酒会给你带来甜蜜,
只要你和别的人一起品尝。
每当你将全线连接着天堂,
你的心就会陶醉于天堂的欢乐。

年轻的朋友,让我们走在一起,
大众的幸福乃是我们的目的。
团结就是力量,热情才有智慧。
年轻的朋友,让我们走在一起,
幸福属于那些在痛苦中倒下,
奋不顾身地给别人
提供了通向光荣之城的阶梯的人们。
年轻的朋友,让我们走在一起,
尽管道路崎呕和艰险,
暴力和软弱使我们不能前进,
要以暴力反抗暴力,
对软弱,从小就要学会去克服它。

如果摇篮里的孩子敢于斩断多头蛇的头,
他长大后就会掐死马怪,
就会从地狱里拿来牺牲,
就会去天堂里争取月桂。
去吧!去那目光莫及的远方,
摧毁理智所不能毁坏的一切,
青春!你的手臂就像雷电似的威风,
你的飞翔宛如雄鹰般的骄健。
嘿!肩井着肩,用我们共有的链带
把这个地球缠住,
把我们的思想和灵魂。
都射在一个焦点上,
然后,在这个地球上占住一块地盘。
我们要把你推上新的道路,
一直到你脱下发霉的皮壳,
记起你的绿色的年代。

在一些黑夜和混沌的国度里,
爱争吵的分子正在大声喧闹,
上帝大叫一声:“站起来!”
物的世界就牢固地立于定位上。
大风呼啸.洪水泛滥,
天上的星星在闪灼。

在人间还是一片沉寂的黑夜,
情欲的因素还在不断地争吵,
可那里升起了爱的火焰,
混浊中出现了灵的世界,
青春将它拥抱在自己的怀中,
友谊和它永远结合在一起。

大地上无情的冰雪
和遮掩着光明的成见一齐消匿,
欢迎你,自由的晨曙,
拯救的太阳在跟着你升起。

张振辉译


航海者①

如果你看见一只轻舟,
被狂暴的波浪紧紧地追赶,——
不要用烦忧折磨你的心儿,
不要让泪水遮蔽你的两眼!
船儿早已经在雾中消失了,
希望也随着它向远方漂流,
假如末日终究要来到,
在哭泣中有什么可以寻求?
不,我愿同暴风雨比一比力量,
把最后的瞬息交给战斗,
我不愿挣扎着踏上沉寂的海岸,
悲哀地计算着身上的伤口。

孙玮译
①这首诗献给女友安娜·查列斯卡娅。


林中的幽会

“这么晚了!你在哪里?”“乌云遮住月亮,
一片黑暗,我摸索着道路。好象你在我身旁!
等了很久吧,你闷啦?”“你这负心的人!
我一直在等待着你,心里又烦闷,又悲伤!”

“让我握住你的手,让我吻吻你的脚。
为什么你浑身发抖?”“我怕,风在呼啸,
黑夜,枭鸟喊叫……在这深深的树林里,
只有你同我隐藏着,难道这罪过还小?”

“瞧瞧我的眼睛,你怎能不相信它们?
真诚勇敢的人们决不害怕邪恶,
同着自己的爱人,这怎能算是罪过?

我是这样地虔敬,我的话这样少,
我的尘世的天使,我这样地望着你,
好象上天给我送来了一位仙女。”

孙用译


写在卡罗林娜·雅尼什的纪念册上

当一群一群的候鸟在空中哀鸣,
躲避着冬天的风雪,飞向远方,
不要谴责它们,朋友,沿着熟悉的道路
鸟儿们还要回来,到了春天的时光。
但是,倾听着它们的声音,请你记起我!
只要希望重新对我的命运放出光芒,
我就立刻驾着欢乐的翅膀离开那里,
迅速地飞向北国,回到你的身旁!

孙用译 《译文》(1955.5.)

标签:外国诗人  外国诗选  波兰  
相关评论
Copyright © 2002-2018 情诗网 Qingshi.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