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保存到桌面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外国诗人

切斯瓦夫·米沃什诗选(波兰)

时间:2016-08-07 15:50:32   作者:米沃什   来源:网络   阅读:924   评论:0
内容摘要:切斯瓦夫·米沃什(CzesławMiłosz,1911-2004),美籍波兰诗人、散文家、文学史家。1980年“以毫不妥协的敏锐洞察力,描述了人类在剧烈冲突世界中的赤裸状态”获诺贝尔文学奖,出版的诗集有《白昼之光》、《诗的论文》、《波别尔王和其它的诗》、《中了魔的古乔)、《没有名字的城市》、《太阳从何处升起,在何处下沉》、《诗歌集》等。
牧歌

 微风在园中唤起一阵阵花浪,
 就像那静谧、柔弱的大海。
 浪花在绿叶丛中流逝,
 于是又现出花园和绿色的大海。

 翠绿的群山向大河奔去,
 只有牧童在这里欢乐歌舞。
 玫瑰花儿绽开了金色的花辨,
 给这颗童心带来了欢娱。

 花园.我美丽的花园!
 你走遍天涯也找不到这样的花园。
 也找不到这样清澈、活泼的流水,
 也找不到这样的春天和夏天。

 这里茂密的清草在向你频颠点头,
 当苹果滚落在草地上时,
 你会将你的目光跟踪它,
 你会用你的脸庞昵它。

 花园,我美丽的花园!
 你走遍天涯也找不到这样的花园,
 也找不到这样清澈、活泼的流水,
 也找不到这样的春天和夏天。




 黎明时我向窗外了望,
 见棵年轻的苹果树沐着曙光。

 又一个黎明我望着窗外,
 苹果树已经是果实累累。

 可能过去了许多岁月,
 睡梦里出现过什么,我再也记不起。

 陈敬容 译


偶然相逢

 黎明我们驾车奔驶在冰封的大地上,
 有如红色的鸟儿在黑暗中展翅飞翔。

 猛然间一只野兔在路上跑过,
 我们之间有人用手指点。

 那是很久以前。而今——
 那野兔和挥手的人都已不在人间。

 啊,我亲爱的人!
 他们在哪儿?他们去向何方?
 那挥舞的手,那风驰电掣的奔驶,
 还有那沙沙滚动的鹅卵石?
 我问你们,并非出自悲伤,
 而是感到纳闷,惊惶。

 艾迅 译


没有意义的交谈

 ——我的过去是一只蝴蝶愚蠢地跨海航行。
 我的未来是一座花园,厨子在里面割开公鸡的喉咙。
 我得到什么,以我全部的痛苦和反抗?
 ——把握瞬间,即使一秒钟,当它优美的外壳,
 两只交叠的手掌,缓缓张开
 你看到了什么?
   一颗珍珠,一秒钟。

 ——在一瞬间,一颗珍珠里面,在那颗从时间中解脱的星中,
 你看到了什么,当变幻的风停歇?

 ——地球,天空和海洋,满载货物的船只,
 洒满露珠的春天黎明和遥远的公国。
 在充满宁静光辉的奇异陈列中
 我观看却并不渴望,因为我已得到了满足。

 张曙光 译


诱惑

 我在星空下散步,
 在山脊上眺望城市的灯火,
 带着我的伙伴,那颗凄凉的灵魂,
 它游荡并在说教,
 说起我不是必然地,如果不是我,那么另一个人
 也会来到这里,试图理解他的时代。
 即便我很久以前死去也不会有变化。
 那些相同的星辰,城市和乡村
 将会被另外的眼睛观望。
 世界和它的劳作将一如既往。

 看在基督份上,离开我,
 我说,你已经折磨够我。
 不应由我来判断人们的召唤。
 而我的价值,如果有,无论如何我不知晓。

 张曙光 译


那么少

 我说得那么少。
 日子短促。

 短暂的白昼。
 短暂的夜晚。
 短暂的岁月。

 我说得那么少。
 我不能继续说下去。
 我的心滋生着疲倦
 由于喜悦,
 失望,
 热情,
 希望。

 海中巨兽的颚骨
 紧咬着我。

 赤裸着,我躺在荒岛的
 岸上。

 世界白色的鲸鱼
 把我拖向它的深渊。

 现在我不知道
 在一切中什么是真实。

 张曙光 译


使命

 在畏惧和颤栗中,我想我会完成我的生命,
 只当我促使自己提出公开的自白书,
 揭示我自己和我这时代的羞耻∶
 我们被允许以侏儒和恶魔的囗舌尖叫,
 而真纯和宽宏的话却被禁止;
 在如此严峻的惩罚下,谁敢说出一个字,
 谁就自认为是个失踪的人。

 杜国清 译


应该,不应该

 人不应该喜爱月亮。
 斧子不应该在他手上失去重量。
 他的院子应该有烂苹果的味道,
 且长满相当多的□麻。
 一个人说话时不应该使用他感到亲切的字眼,
 否则撬开种子,发现里面是什么。
 他不应该掉下一点面包屑,或向火中吐唾沫
 (至少我在立陶宛是如此被教的)。
 当他踏在大理石阶上,
 乡下佬,他可能使劲儿用长统靴将它铲除,
 如在提醒∶石阶并不是永久存在的。

 杜国清 译


教训

 自从在那低檐的屋子里,
 城里来的医生剪断脐带,
 而白霉斑斑的梨子
 静躺在繁茂的草窝里那瞬间,
 我就在人类的手中。他们可能勒死
 我最初的啼声,以巨大的手绞死
 我那激起他们恻隐之心但毫无防御的喉咙。

 从他们那儿我接受草木鸟兽的名字,
 我住在他们的家乡,不太荒凉,
 不太耕作,有田,有牧场,
 也有水在停泊于棚屋后的船中。
 他们的教训,的确,遇到在我心中
 深处的障碍,而我的意志黯然,
 不太依从他们或我自己的意图。
 其他的人,我不认识或只知道名字,
 在我里面踱步,而我,惊惧之下,
 在我心中听见上了锁而摇摇欲坠的房间,
 人们不该透过钥孔窥视的房间。

 他们对我无关重要--卡兹米耳,雷荷里,
 或者艾米丽亚,或者玛嘉丽塔。
 但是我不能不自己一个人重犯
 他们的每个缺点和罪孽。这使我感到屈辱。
 因此我想大声叫喊∶我之不能成为我所想望的
 与我之成为现在的我,都不能不责怪你们。

 阳光常落在我书中的"原罪"上。
 而且不只一次,当中午在草中嗡嗡作响,
 我在想像他们中那两个,以我的罪,
 踩踏一只黄蜂,在伊甸园的苹果树下。


希腊肖像

 我的胡子稠密,我的眼睑半掩着
 眼睛,正像那此知道可见之物的
 价值的人。我保持缄默,这正适合
 学到"人心比人言含蓄更多"这点的人。
 我抛弃了故乡,家园与公职。
 并非我在追求利益或冒险。
 我并非陌生人在船上。
 我平凡的脸,税务员、商人
 或军人的脸,使我成为人群中的一个。
 亦非我拒绝对地方神祗表示
 适当的敬意。而且我吃别人吃的东西。
 这些将足以说明关于我自己。

 杜国清 译


标签:外国诗人  外国诗选  波兰  
相关评论
Copyright © 2002-2018 情诗网 Qingshi.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