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保存到桌面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外国诗人

罗兹维克诗选(波兰)

时间:2016-08-07 15:56:24   作者:罗兹维克   来源:网络   阅读:445   评论:0
内容摘要:塔丢茨·罗兹维克(TadueszRozeweicz)(1921-),战后波兰重要诗人。其作品执著于对战争的反省、幸存者的经验以及探索在战争的恐怖之后艺术家存在的可能性等。
悲哀

 我转身面向你高贵的牧师
 教员法官艺术家
 鞋匠哲学家和官员
 还有你 我的父亲
 请让我把话说完

 我已经不年轻
 不要让我单薄的身体
 我柔软洁白的脖子
 我宽阔优雅的前额
 我潮湿的嘴唇下方的茸毛
 我天真无邪的笑声
 我跳跃的步伐
 欺骗你们

 我已经不年轻
 不要让我的无辜
 我的清白
 我的纯粹
 柔弱和单纯
 令你们感动

 我已经二十岁
 我是一个谋杀者
 我是一件工具
 盲目得像一把斧头
 我将一个男人打死
 再用充血的手指
 抚摸妇女们雪白的胸脯

 我所看见的负伤
 不是天堂或玫瑰
 不是筑在树上的鸟巢
 也不是圣·弗朗西斯科
 阿喀琉斯或赫克托
 整整六年
 鲜血从我的鼻孔汩汩流出
 我不相信血变成酒
 不相信罪过的赦免
 不相信肉体的死而复活

 崔卫平译


幸存者

 我二十四岁
 通向大屠杀
 我幸存下来。

 如下的词是空洞的同义反复:
 人和兽
 爱和恨
 朋友和敌人
 黑暗和光明。

 杀死人和兽的途径是一样的
 我曾经见过:
 一车车遭滥杀的人
 他们不再幸存。

 观念仅仅是词:
 善和恶
 真理和谎言
 美和丑
 勇气和怯懦。

 善和恶价值相等
 我曾经见过
 一个人同时
 是邪恶的又是正直的。

 我寻觅一位先生或一位大师
 也许他能使我恢复听力和重新开口
 它能再度叫出事物和观念的名称
 也能将黑暗和光明分离开来。

 我二十四岁
 通向大屠杀
 我幸存下来。

 崔卫平译


辫子

 在流放中所有的妇女
 发辫被削掉
 四个工人用细桦木条做成的笤帚
 清理
 聚拢这些头发

 在洁净的玻璃背后
 这些挺直的发丝仍然停留于
 在毒气室窒息而死的人身上
 那些饰针和侧梳
 仍在原地

 这些头发不再闪耀光泽
 不再被微风掀起
 不再有任何人的手
 或者雨水、嘴唇抚摸

 在巨大的箱子里
 蜷伏着这些死者
 干枯头发的云堆
 和一条褪了色的辫子
 系着丝带
 曾经被学校里淘气的男孩
 所拉扯

 1948.奥斯维辛纪念馆

 崔卫平译


1963年一个梦的记忆

 我梦见了
 列·托尔斯泰

 他躺在床上
 大得如同太阳
 他的卷发
 浓密且长

 这头狮子

 我看见
 他的头
 他金狮般起皱的面容
 那上面正涌现
 雄心勃勃的光芒

 突然他熄灭了
 变黑
 他手上和脸上的皮肤
 变得粗糙
 开裂
 象一棵栎树的叫喊

 我向他发问
 “应该做什么”

 “没什么”
 他回答

 透过所有脸上的皱纹
 和裂缝
 那光芒开始趋向我
 一个巨大的光辉绚烂的笑容
 仍在燃烧

 崔卫平译


校样

 死亡也不能修改
 哪怕一行诗句
 她不是一位校对
 一位充满同情心的
 女编辑

 一个坏隐喻是不道德的

 一个死去的劣等的诗人
 是一个劣等的死去的诗人

 一个讨厌鬼死后仍然讨厌
 一个傻瓜继续他那愚蠢的交谈
 从坟墓那一边

 崔卫平译


不要管我们

 忘掉我们
 忘掉我们的年代
 像人类一样活着
 忘掉我们

 我们嫉妒过
 植物和石头
 我们嫉妒过狗
 我宁愿做一只老鼠
 我常这样对她说

 我不愿意生存
 我宁愿睡去
 在战争过后才醒来
 她闭着眼回答我

 忘掉我们
 别问起我们的青春

 不要管我们

 达文译


从占领下竖起的墓碑

 我们的墓碑
 是模糊的
 状如沟渠

 我们的墓碑
 做得
 像一滴泪

 耗子
 在地下
 浇铸我们的墓碑

 我们的墓碑
 状如烟雾
 直升向天堂

 达文译


恐惧

 你的恐惧庞大
 而抽象
 我的却渺小
 一个带着提包的文书

 带着记录卡
 调查表
 什么时候我出生
 哪些是我的收入
 什么事我还没有做过
 有什么我不相信

 我正在做着什么
 我何时会停止做假
 然后
 我是否还要假装
 走向他方

 达文译

标签:外国诗人  外国诗选  波兰  
相关评论
Copyright © 2002-2018 情诗网 Qingshi.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