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保存到桌面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新诗赏析

杨平《诸神依旧沉默》赏析

时间:2016-08-13 22:23:06   作者:龙彼德   来源:汉语新诗名篇鉴赏辞典   阅读:516   评论:0
内容摘要:杨平(1957-)本名杨济平,河南新乡人,生于台北市。著有诗集《追求者》、《探索者》、《空山灵雨》等多种。
诸神依旧沉默
 
立在世纪的尽头
感叹
人类的明天
血红的夕阳使历史显得多么荒谬!
 
独脚人跪在风车前哭泣
诸神沉默——
我知道有什么正在沉沦。
 
星星在冰冷的夕照中颤抖
夜如贪狼的吞食一切——
我知道有什么仍在那里。
 
我一路沉痛的穿过倒塌的殿堂:
暴雨隆隆,大鸦嘎嘎飞舞
一块块石碑从脚前漂流而去——
诸神依旧沉默
 
(选自《我孤伶的站在世界边缘》唐山 出版社  2004年版)
 

赏析


  杨平对十四行诗情有独钟。在诗集《我孤伶的站在世界边缘》的后记中,他分析:一方面“是其中的声音、意象与迷样激情”将他吸引,“它的长短得宜,很适合表达闪过的意念和感受”;另一方面是他“始终认为,艺术中没有真正的自由,每篇作品,或多或少,都是带着镣铐演出的舞曲”。这第二个原因尤其重要,因为对杨平说来,“新诗∕现代诗最大的意义即在此:于形体的解放——既然如此,我们还有任何必要西化或拟古吗?”不难看出,杨平是想给舞蹈加上镣铐,在自由中寻找规范,在规范中追求自由,将看似矛盾对立的二者,统一在他的“十四行”中。


  这首诗选材为世纪之末,放眼于人类的明天。它不受韵律的限制,也不讲究音节、顿数,却很好地表现了诗人偶一“闪过的意念与感受”:对神性泯灭的嗟叹,对人性复归的呼吁。虽不是商籁体,却是十四行,具有“层层上升而又下降,渐渐集中而又解开”(李广田语)的结构特征,比较经济又比较充分地完成了一次感悟的意象化抒发。诗中,还用了重复、排比、叠加、上色,乃至中国长短句——词的手法,极大地增强了节奏感与音乐性,称其为一首优秀的十四行诗,谁曰不宜?

标签:新诗  赏析  
相关评论
Copyright © 2002-2018 情诗网 Qingshi.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