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保存到桌面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新诗赏析

苇鸣《哲学——历史》赏析

时间:2016-08-23 22:08:50   作者:汪义生   来源:汉语新诗鉴赏   阅读:557   评论:0
内容摘要:苇鸣(1958-),上海人。现居香港。著有诗集《黑色的沙与等待》、《传说》等多。
哲学——历史
蚝镜意象10首选一
 
圆圈
像极了太阳
很伟大
 
抛物线
像极了海浪
很伟大
 
直线
像极了宝剑
很伟大
 
一点
就只是一点
非常不伟大
 
后记:通常,非常不伟大的会比较永恒。一点是最原始的形态,历史应该回归
一1986.4.30
 
(选自:《无心眼集》,诗双月刊出版社1995年版。)
 

  【赏析


  “历史”和“哲学”是抽象的,不具备形状、气味、声音、色彩,诗中借肋“太阳”、“海浪”、“宝剑”这些具体、感性的形象,使抽象的“历史”和“哲学”具体化了。太阳、海浪和宝剑,令人很自然地与热烈的气氛、激动人心的场景、血与火的搏杀联系起来了,诗中的“很伟大”与“非常不伟大”则是诗人留给读者的“空白”。如果说诗中的实写为读者提供了可感的形象的话,那么空白处则在实感形象的基礎上为读者提供了驰骋想像的无限空间。无实写的可感形象,也就没有抽象物的具象化,因此,实写的东西就起了引导读者探索空白意韻的作用。苇呜在诗后作了一个注释:“通常,非常不伟大的会比较永恒。一是最原始的形态,历史应该回归一点。”这一注,起了画龙点睛作用。在世俗的眼里,战功、辉煌的权力、显赫的头衔一类的东西,是“很伟大”的;而默默无闻的劳作,锲而不舍的探索,无私的奉献——发生在小人物身上的东西,都是“非常不伟大”的。然而,诗人指出:历史的哲学表明,真正伟大的是永恒的东西,而永恒的东西往往正是世俗认为无足轻重、“非常不伟大”的。在苇鸣的大多数诗篇中,都留有这一类具象化了的空白,这样的空白既不脱离实写形象,又不停留在实感的有限形象上,而充分发挥读者的能动作用。其实,对这样的空白不用“注释”点出也无妨,读者可以用自己的生活以经验填充它,丰富它。于是这些空白就成为具象化了的意象,把你引向更为广阔自由的领悟。

标签:新诗  赏析  
相关评论
Copyright © 2002-2020 情诗网 Qingshi.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