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保存到桌面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新诗赏析

翟永明《独白》赏析

时间:2016-08-23 22:12:17   作者:叶草   来源:汉语新诗鉴赏   阅读:1831   评论:0
内容摘要:翟永明(1955-),女,四川成都人。著有诗集《女人》、《称之为一切》、《黑夜中的素歌》、《翟永明诗集》等。
独白
 
我,一个狂想,充满深渊的魅力
偶然被你诞生。泥土和天空
二者合一,你把我叫作女人
并强化了我的身体
 
我是软得像水的白色羽毛体
你把我捧在手上,我就容纳这个世界
穿着肉体凡胎,在阳光下
我是如此眩目,是你难以置信
 
我是最温柔最懂事的女人
看穿一切却愿分担一切
渴望一个冬天,一个巨大的黑夜
以心为界,我想握住你的手
但在你的面前我的姿态就是一种惨败
 
当你走时,我的痛苦
要把我的心从口中呕出
用爱杀死你,这是谁的禁忌?
太阳为全世界升起!我只为了你
以最仇恨的柔情蜜意贯注你全身
从脚至顶,我有我的方式
 
一片呼救声,灵魂也能伸出手?
大海作为我的血液就能把我
高举到落日脚下,有谁记得我?
但我所记得的,绝不仅仅是一生
 
(选自:《女人》,漓江出版社1986年版)
 

  【赏析


  长期置身于男性中心主义樊笼的女性渴望挣脱男权的束缚,创造自我的天地,充分张扬自己、表达自己。《独白》正是女诗人对这种文化心理历程的回顾与反思。


  “我,一个狂想,充满深渊的魅力/偶然被你诞生”,全诗开篇用女性的口吻解释自己的“由来”,是被男性运用女娲造人的“神力”把“泥土和天空”杂糅而成的个体。“我”的肉体由你来强化,“我”的存在由你来命名。诗人毫不掩饰地直指女性在历史洪流中处于被动受支配的真实状态。“我是软得像水的白色羽毛体/你把我捧在手上,我就容纳这个世界”,呈现在“你”眼前的“我”没有自己的灵魂,“穿着肉体凡胎”,用炫目之光满足“你”的审美。魅力是“我”存在的唯一资本,顺从是“我”为“你”的全部奉献,只有在奉献中,“我”才实现了自己的人生价值。


  “我是最温柔最懂事的女人/看穿一切却愿分担一切”,诗人饱含心酸地把东方女性特有的温柔隐忍展现在读者面前。女性在爱情与性爱领域,一贯只是从属被动地承受,用忍耐柔顺来稳固男人的中心地位。女性沉默压抑的年代太久远,当我鼓起勇气“以心为界”去握你的双手,“但在你的面前我的姿态就是一种惨败”,在强大的男权社会里,女性选择温和妥协以求得平等,结局永远是不堪目睹的失意。


  现代女性已经不能满足自身的历史定位,欲冲破男性中心的文化心理模板,改变自己的尴尬状态。“当你走时,我的痛苦/要把我的心从口中呕出/用爱杀死你,这是谁的禁忌?”女性奋力夺回自己的权利,拿出敢爱敢恨的力量,拒绝隶属顺从,改写历史生存境况。“以最仇恨的柔情蜜意贯注你全身/从脚至顶,我有我的方式”,“我”本应有权利自由地去支配爱恨,支配“你”的灵魂,诗人抒发了女性释放与回归人的本能需求的欲望。诗歌重建了令生命激情燃烧的女性强者形象,颠覆了传统被动承受者的历史地位。


  全诗语言净雅清秀,柔和纯粹,诗人欲求冲破男权遮蔽的混沌生存之境的呐喊被酣畅淋漓地抒发出来。精致的诗句不乏力量感,做到了温婉与坚韧的完美结合。

标签:新诗  赏析  
相关评论
Copyright © 2002-2017 情诗网 Qingshi.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