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保存到桌面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情诗论坛

风中长袖《时间的暗伤》(组诗)

时间:2016-09-08 08:18:01   作者:风中长袖   来源:情诗论坛   阅读:242   评论:0
内容摘要:风中长袖《时间的暗伤》(组诗)
那些是你不知道的

那些杀戮和赞美,都是为了一个谎言
一个比国家还疯狂的谎言
阳光下的罪恶名正言顺,拒绝的人都成了鬼魂
有的甚至成了另一些人夜晚的粮食
他们互相吞食,生存变成仇恨,再变成政治
没有父子和夫妻,甚至没有人
所有的鬼魂都举着火把在荒野上舞蹈
红和红燃烧成黑,漆黑。一个国度的两个白天
一个民族里的两颗心脏,以及
一具身体里的两处伤痕
你们侥幸活下来的祖辈对此讳莫如深
他们不会告诉你:真理有时竟是
最可怕的谎言


你叫王兰花

我看见你的墓穴因承受不住大雪的重量
而坍塌成兰花的形状
我看见你的墓碑和你一样
年轻轻就被生活绊倒
碑上的字已随着时间的流逝而空白
记忆都没有了,你还坚持什么?
这么多年我看见你都站在荒草丛里
顶着孤独和北风的鞭斥
是的,你早已不怕了,就像你不怕
你狠心的丈夫离你远去
就像不怕你自己累死在河滩上
不怕你三岁的儿子因此被活活饿死
尸骨无存。
五年前你的丈夫蹒跚着回来,死后埋在了乱魂冈
现在那里已经被夷为平地
王兰花,你不用在夜里往那边看了吧
这次你真的该安息了吧


半辈子的爷爷

后来他学会了沉默,刀子划破额头也不叫
鞭子刻在背脊上也不叫
他开始习惯了示众,扛着水桶在日头下
几个小时也一动不动

再后来他熬过了文革,也熬过了所有的敌人
他甚至熬过了肺气肿
就像年轻时吃完老虎肉一样
赤裸着身子就钻进在雪里

再再后来他在河坝上安家,守望着赶奶奶走的方向
身后埋着的是当年的对手
北风吹着枯草向他弯腰
他依旧冷着脸站着,不肯回头


村口的池塘

水被抽干以后,挖掘机开始工作了
沉积的岁月被粗暴地扒开
淤泥,夹杂的旧衣服、鞋子
烂瓷盆,洋铁片子和碎玻璃……
暴露出历史腐烂的记忆和
触目惊心的伤口,还有那些
在泥层上挣扎的鱼
它们吐出的气泡像曾经亡溺的人
最后的呼吸
其中最小的一条该是我的舅舅
他蛰居于此的时候,刚满四岁


和尚岭的庙

庙里住过和尚,也住过尼姑
五十岁的和尚和二十多岁的尼姑被捉奸在床
第二天和尚吊死在庙前的槐树上
尼姑去向不明
寺庙因此断了香火,渐至荒凉
后来听外公说,有人经常在月圆之夜
看见一个女鬼坐在槐树下梳头
一袭灰衣,头发垂到地上
再后来槐树被雷击倒
寺庙也于1976年坍塌


石头桥

它桥底的鬼魂,曾经游荡于我的整个童年
被赶走的女人,流浪汉,酒鬼和饿死的异乡人
都从桥上消失。中午十分
刺耳的声响会从桥下传来,像白粉笔
在黑板上划出的惊心动魄的尖叫
他们说那是鬼魂在推石柱还魂
到夜晚就在水底等人路过
每次经过时,我都会加快步子,甚至一路小跑
直到有一年,河水枯干
我跟着一大群小朋友来到桥洞下
看他们兴奋地推动石柱

标签:情诗  原创  组诗  
相关评论
Copyright © 2002-2018 情诗网 Qingshi.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