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保存到桌面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情诗论坛

微雨丁香《虚幻之书》(组诗)

时间:2016-09-08 08:23:12   作者:微雨丁香   来源:情诗论坛   阅读:159   评论:0
内容摘要:微雨丁香《虚幻之书》(组诗)
啊,来由

一个人在时光中慢慢老去
仿佛是与生俱来的厌倦,活着也只是多吸一口气
常常在凌晨三、四点起身,叠叠被子
在屋内胡乱转个几圈
多么无知的梦游人啊,多么无奈的清晨
总是不能在梦中笑着,推开天堂封闭的大门

多少人患上抑郁症,多少人咬牙不说
多少人的的情欲缓慢退潮
多少人有了爱,却找不到春天的踪迹
多少人的骨头在松散,剩余最后的支撑

看起来那么傻,我的内心始终有一匹白马
在荒原上追风逐电
我隐含着怎样的卑怯。愿望是那么的单一
只要青草刺向我的眼睛
只要一缕月光捅进我的咽喉
我感到灵魂没有丢失,这才是可以了却的心思

无限江山,十万亩葵花在风雨中蹂躏
我也是其中的一朵,只是心怀紧张,不能自由转头
来过仅仅是今生唯一值得抛弃的事情


就这样

你问我现在过的怎么样
我说就这样。生活就是这样
美国大兵还在伊拉克,中国矿难不断发生
我写着无聊的诗歌

暮色很轻,曙光很沉
日子和锅碗瓢盆一道擦洗
我有时翻开内心,就像翻个身那么自然
也没有发现有什么可捞的

看上去很忧郁,落寞寡欢
想在这个暖冬,挖开一道河流
想在大地上砸开一个窟窿
胡乱想着心事,欺骗自己说不是罪过

还是让我清醒吧,生活在高处
就像斗笠大的鸟巢占领着一蓬树梢
我怪怪的,想去掏鸟蛋
而我无法靠近,蓝天就在我的头顶高悬利剑


习惯

习惯在灯下写诗
习惯按部就班做点事情
习惯晒晒太阳,也习惯被风吹吹

就像我现在不说话,吸烟
我上紧的发条,终于松弛下来
看着一些人的名字
想着来来往往的事情
习惯性地去摸后脑袋的一颗黑痣

但我无法转身,去看清黑痣的模样
这么多年,与我贴在一起
比我的脾气还固执,一天天变大
真想扭过头去,看着它是如何成长

我高贵的头颅又多了一个见证
爱恨交加,与我生死相依
我在摸着黑痣的同时
仿佛抚摩儿子的小脑袋,动作轻柔有力


转折

从动词到名词,这距离有多长
从利剑到玫瑰,这道路有多宽
从流水到石头,这时间有多远
从眼泪到睡眠,这忧伤有多深

鸟群飞翔的时候,搬运不了天空
蚂蚁爬行的时候,移动不了雨水
鲸鱼跃起的时候,撕开不了大海
心跳平静的时候,抑止不了思念

我坚信这些一定在我身边
它们一晃而过,总是沉默不语
就像我抖动的双手,抓不住一个准确的词语
狠狠嵌进我失血多日的骨头

它们陪着我,在今夜行走
它们爱着我,不管是倜傥风流还是魔鬼丑陋
它们又在哪里,何处才是葱郁的栖息地
何时让我看一眼,它们温情脉脉却不再颤抖

我一直紧绷着心弦,包裹着那些闪烁的音符
没有发现天色渐白,草色如烟
它们来过,正如消逝一样
到底是什么莫名的事物,它们也不告诉我

标签:情诗  原创  组诗  
相关评论
Copyright © 2002-2017 情诗网 Qingshi.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