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保存到桌面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新诗赏析

李琦《大雪洁白》赏析

时间:2016-09-13 00:21:27   作者:邢海珍   来源:汉语新诗鉴赏   阅读:1143   评论:0
内容摘要:李琦(1956-),女。黑龙江人。著有诗集《天籁》、《最初的天空》、《李琦近作选》等
大雪洁白
 
当坠落成为必然
谁的身姿
能如此轻盈
 
自我们无法抵达的高处
大雪缓缓降临
 
雪落之处
这被叫做人间的地方
尘埃厚重。爱恨情仇
琐屑的痛苦以及巨大的斗争
红尘之上,已不仅仅局限于喧闹和芜杂
还有那些被仇恨点燃
让人转瞬变成遗体的爆炸之声
 
大雪洁白
它无声地飘落
不是清算和追究
它以自己的方式
请求安静
 
它执拗地要把失去的清明和静谧
还给人类
它要让我们看看
和童话相连的世界
到底好不好
 
大雪洁白
洁白得让人心生难过
这雪花,一朵紧跟一朵
就像冬天张口说话了
一句,一句
轻到最轻
竟然是重
 
(选自:《李琦近作选》,时代文艺出版社2008年版)
 

  【赏析


  李琦是北方的女儿,北方的冰雪玉成了她清纯俊朗的诗性情怀,她的一首首诗如时光中轻盈飘舞的雪花,如梦似幻,冷静中闪着温暖而动人的光芒。站在数不清的诗人队列里,李琦是一个有生气、有亮色、有高度的诗人,她把人生与生命的本色注入诗中,以真情感和真识见独标诗的个性。她的诗富有鲜明的北方地域特色,但这种特色首先是体现了个体的人的鲜明风格,她笔下的雪、北方等地域性事物,是极具个性化的情境创造。
  地域性的存在本身它不是诗,或者说对于地域性的一般描述也未必属于诗,诗是“高度心灵化的视点透视”的结果,是地域性之上的一种理想精神,是对地域性的文化超越。李琦把对生养自己大地的风物化入敏锐的感觉和悟性之中,营造了一种“与人类心灵的同步共振”的诗意境界。
  诗人把一场北方的大雪诗化为仙境和梦境,诗中的景物在清丽的笔下出之自然,没有任何忸怩和作态,是“天然去雕饰”,虽尽是神来之笔,却也是如数家珍。
  李琦的“内在景象”是一种单纯的心性,一切急功近利、哗众取宠、油嘴滑舌、装腔作势、妄自尊大都与诗无缘,在单纯中世界还原了本相,心灵复归于平静,才会有最真实的感动。李琦像孩子一样去感怀,像孩子一样单纯地去构筑自己的情感天地,才葆有一颗永不衰竭的诗心。只有这样的单纯,诗人才能对一杯茶或一片雪花久久出神,才能对一株草药、一个小小的萤火虫深怀感动,这样的诗人才能在只属于自己的“内在景象”中找到诗,而不会在噪杂的功利闹市中丢失本该属于自己的东西。也只有这种单纯的心性,才能引领诗人进入本质,走向深度。
  从这样的诗中,我看到了“雪”所养育的诗人品格,是激情的,但又是平静的,是单纯的但又是丰富的,就像雪一样,冷静中焕发出一缕不无热烈的光芒。许多生活的细节、生命的碎片已在光阴的风中飘向远方,但好些最珍贵的浪花却永远地收藏在诗人的心中,为这个世界留下了美好的诗篇。诗人记下的这些朴实而优美的文字,透出了人性的真实,发自灵魂的深层,有一种看似轻快但却是不动声色的沉重。李琦的诗就是精神的“雪”,对于她自我生命的历程来说是一种净化和陶冶,于对读者来说是一种艺术和心灵佳境的创造。

标签:新诗  赏析  
相关评论
Copyright © 2002-2018 情诗网 Qingshi.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