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保存到桌面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新诗赏析

穆木天《落花》赏析

时间:2016-09-18 11:52:19   作者:傅天虹   来源:汉语新诗鉴赏   阅读:2418   评论:0
内容摘要:穆木天(1900-1971),本名穆敬熙。吉林伊通人。著有诗集《旅心》、《流亡者之歌》、《新的旅途》,另有译诗集和诗论集多种。
落花
 
我愿透着寂静的朦胧 薄淡的浮纱
细听着淅淅的细雨寂寂的在檐上激打
遥对着远远吹来的空虚中的嘘叹的声音
意识着一片一片的坠下的轻轻的白色的落花。
 
落花掩住了藓苔 幽径 石块 沉沙
落花吹送来白色的幽梦到寂静的人家
落花倚着细雨的纤纤的柔腕虚虚的落下
落花印在我们唇上接吻的余香 啊 不要惊醒了她
啊 不要惊醒了她 不要惊醒了落花
任她孤独的飘荡 飘荡 飘荡 飘荡在
我们的心头 眼里 歌唱着 到处是人生的故家。
啊 到底哪里是人生的故家 啊 寂寂的听着落花
 
妹妹 你愿意罢 我们永久的透着朦胧的浮纱
细细的深尝着白色的落花深深的坠下
你弱弱的倾依着我的胳膊 细细的听歌唱着她
“不要忘了山巅 水涯 到处是你们的故乡 到处你们是落花。”
 
一九二五年六月九日
(选自:《旅心》,创造社出版部1927年版)
 

  【赏析


  《落花》是穆木天早期在日本留学期间受到法国象征派诗歌的影响的诗风的一个代表,孙玉石认为“五四”时期,我国的许多知识分了都介绍过法国的象征主义,“但是,真正自己由专攻法国文学,对于法国象征派诗人做犷深入研究,并以自身的诗人素质和审美选择而走近象征主义,自觉地进行新诗理论先锋性探索的,应当是穆木天。”而更难能可贵的是,他在象征主义诗歌理论建设中,并不完全拒绝浪漫主义因素;在传统与现代、写实与象征之间寻找平衡,寻找一条国民诗歌与纯粹诗歌结合的道路。因此他的诗显示一种化合中西诗歌意境的努力建构。


  《落花》主要有两个主题:一则为爱情甜蜜的追求,一则人生漂泊的感叹,如若说这种主题的了无新意的话,穆木天却在意象、形式、语言上的追求体现不俗的才气。他在《谭诗——寄沫若的一封信》中写道“中国现在的诗是平面的,是不动的,不是持续的”,因此他和王独清等要提倡“纯粹诗歌”,在形式上要造成“一个有统一性有持续性的时空间的律动”,兼造型与音乐之美。《落花》把象征的描写和真实的抒情交织在一支和谐的乐曲里,作者对雨中的落花、藓苔、幽径、石块、沉沙、人家以及沉睡着的“她”等的描绘,笼罩在一片朦胧的轻纱中,似有若无,把自然的声色光度的波动和隐显与内心感受的浮想联翩巧妙地结合起来,形成一支“交响乐”。在这支交响乐中,有沉潜有飘荡,有婉转的“歌唱”也有“弱弱的倾诉”,有“淅淅的细雨”也有“深深坠下”的落花,动与静、高与低、深和浅的巧妙结合,展开了新月派“三美”的境界的追寻。朱自清说“穆木天氏托情于幽微远渺之中,音节也颇求整齐,却不致力于表现色彩感。”这是对穆木天艺术特色的很高的评价。


  在语言的选择上,他主张“雄壮的内容得用雄壮的形式——律——去表。清淡的内容得用清淡的形式——律——去表。”喜欢用叠词、叠句(主要是相同句式的叠用排比)法反复渲染某种幽微的情绪。《落花》中的“飘荡飘荡 飘荡”与徐志摩《雪花的快乐》中的“飞扬 飞扬飞扬”等,穿插在诗中都是为了增强律动的音乐感。而这种叠词叠句法又与对生活的细腻印象、感受、意绪结合起来。


标签:新诗  赏析  
相关评论
Copyright © 2002-2017 情诗网 Qingshi.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