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保存到桌面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新诗赏析

陆志韦《小船》赏析

时间:2016-10-17 08:43:55   作者:许婧伟   来源:汉语新诗鉴赏   阅读:243   评论:0
内容摘要:陆志韦(1894-1920),浙江吴兴县人。“五四”时期诗人,著名语言学家。著有诗集《渡河》、《渡河续集》、《申酉小唱》等多种。
小船
 
我指点他看
柳荫里有一条小小的船。
加我一些小小的风,
可以把感情葬在其中。
我见那样就写那样,
我也不必要山高水长。
 
小船呀,我们萍水相逢
也做过一春的知己。
那时候有萍水相逢的女子,
也有柳荫里日色平西。
我们各自向书本里讨生活,
又各自思量恩爱的人。
虽不是太上忘情的岁月,
也博得一个无怨无恩。
 
小船呀,我又想到濮马多河上了。
并不是华盛顿的南边,
有什么惊心动魄的山光,
或是不近人情的爱恋。
只为那一天促膝对坐的
是一个邂逅相逢的女子。
我的心是偶然结构的戏台,
他呢,是走江湖的戏子。
 
小船的影儿在我心里
犹如流星在灿烂的星空。
不是故意地把身儿那一转,
就是很温柔的鞠一个躬。
 
(选自:《渡河》,东亚图书馆1923年版)
 

  【赏析


  陆志韦在1915年至1920年间曾留学美国。这期间,诗人常泛舟畅游于华盛顿南边的濮马多河。偶然的机缘,他结识了一位年轻女子,这位“邂逅相逢”的女子,给诗人留下深刻的印象。这首诗就是诗人回国后怀念那个女子、回忆那段时光的作品。
诗的第一节,诗人想象自己在濮马多河边,正在和那年轻女子促膝对坐,指点给她看柳荫里的那条小船。因为小船上有“我”“埋葬”的感情,所以“我”只写小船,“也不必山高水长”,诗歌的第一节隐约蒙上一层淡淡的哀愁。春日荡舟,小船是“我”“一春的知己”,暮色苍茫时在柳荫里“萍水相逢的女子”,也如小船一样,她是“我”片刻的知己,诗人将小船与偶遇的女子对比描写,突出两个“知己”飘浮不定的特质,他们都只给了“我”暂时的安慰。“我们各自向书本里讨生活”,表明“我”和那个女子都过着枯燥的读书生活;我们“又各自思量恩爱的人”正是萍水相逢之人真实的内心世界。

小船又使诗人想到华盛顿南边的濮马多河。这并不是因为濮马多河两岸有“惊心动魄的山光”,也不是由于诗人在那里留下了难忘的“爱恋”,而是他想起了与自己“促膝对坐”的女子。诗人将自己的心比作“偶然结构的戏台”,把那位女子比作“走江湖的戏子”,生动形象地表现了“邂逅相逢”的两个人在对方生命中的意义,舞台上只有暂时的人生,“偶然结构的戏台”终究要拆除,“走江湖的戏子”最后总得下台、卸妆,我与女子相遇之后的结局必然是只留下伤感的回忆。


  诗的第四节照应第一节,又回到小船,“小船的影儿在我心里”,此时小船变得更加虚幻,只是一个“影儿”,“犹如流星在灿烂的星空”。流星这个一闪而过的意象,再一次突出河畔的女子只是“我”生命中的一个过客。最后两句诗人用拟人手法,形象地写小船转弯和船身随浪晃动的情景,“不是故意地把身儿一转,就是很温柔的鞠一个躬”,这是小船在“我”心里的形与影,也是“我”回忆往事时心灵颤动的写照。


  这首诗题为“小船”,但诗人并没有把笔墨只停留在“小船”上,诗人入于物又出于物,由物及人,咏物、怀人融为一体,使全诗情味隽永,引人遐思。

标签:新诗  赏析  
相关评论
Copyright © 2002-2017 情诗网 Qingshi.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