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保存到桌面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诗人风采

风重《小令十二首》

时间:2016-11-15 16:57:49   作者:风重   来源:情诗网   阅读:755   评论:1
内容摘要:风重,原名项晔,现居杭州,高级工程师。八十年代后期发表作品,作品发表散见《中国诗歌》《诗潮》《诗选刊》《绿风诗刊》《青年作家》《浙江作家》等,有出版诗集《云中的相逢》《灌水录》,散文集《失忆的河流》,长篇小说《雪溅中华》,诗歌作品曾入选二十多种选本,并被译为法、匈、日、俄、英等多种语言。
  始君书  

咳嗽。衫袖宽大

偶见天上的星光

安详,满是高旷的颜色


斜过窗棂的光点

山脚的青樟树

何其遥远。回音有好几处


那些远离于我

飞翔的浮尘

刚刚被我从肺腑中呼出来


白日醒目的倒影

(其时我正想到一羽苍老的蝴蝶)

只是高了一些,由南风吹送

  在冬天  

多么美的孤独啊

香烟盒空了。再也不会

和一些发芽的旧时光

一起审视他


翻到第四十页

空白的第九节

那沾满露珠的足音

总是也盛满雨水


他站在窗口

有时就像一只老蝴蝶

吻遍旧时光中

多余的生气

  南方以南  

在印象中,春天日见消瘦

譬如我在雨声中,写罢这首诗

但是,我不是在写南方以南

一条寂静的林间小路

冷风吹出一些空旷的声响

我在想其他的时光

你坐在阳光下,矩形的小树叶儿

依次漫过你的肩膀

偶尔我们交谈,在想象的暖流中

两朵微笑盘旋着,保持袅袅的姿态

  写到雪  

这次写到雪,你必须提到她的晶莹

一朵是离乡千里,一朵是手指的疼

星星点点,零散照耀你的时光


如果还有第三朵,肯定是轻轻的

不紧不慢,抚摸过你的内心

于是你开始发黄,只是一小片老去的江南

  河流  

事实上,我的思念不写在纸上

关于故乡,以及我虚构的一些温馨故事

它没有停顿。更多时候,它一声不吭

选择在漆黑的夜默默下沉

有时触摸到陈年的瓦砾,并为之震颤

便模拟一场洪水泛滥

  熊猫  

就在昨晚

想写一首关于熊猫的诗

当时,你什么都没有说

现在我想起来了

也没有写下熊猫

和它憨厚的神态

左边阳台上的梅花

有两朵,斜过

淡黄的纸页

宛然你月牙般的双眸

  距离  

在去武汉的火车上

我终于没有给你打电话

更多时候

我一言不发

譬如刚才,我在读一本书

书名是《低调的正午》

我刚读到,“最美妙的部分,

往往那么遥远”

是啊,那么遥远

就像现在,我们之间

有着浓雾般的距离

  无题  

夜很静

我们坐着对话

就像月光

从微开的窗子

慢腾腾照进来

有时,我站起来

去泡一杯咖啡

和你一起闭上眼

听你多年前唱的歌声

很委婉的歌声

仿佛一朵梅花

在落下来

声音很细微

高过此时

我们头顶的星星

  步同驿语  

对岸是山林,叶子远没有凋谢的样子

在稀暗的光晕里,深色的门窗静静的


推门而进。沙发矮矮的,靠垫追逐着亮光

墙壁的格子里几幅书法明亮


她微笑着,宽袍轻衫,像一幅空灵的仕女图

其实月光映照着屋顶的空茫


随后远山亦是静了,有那么一会儿

轻挽而行,让他觉得瞬间静落下来


是的,在步同驿,今夜的月色温良

并吐露虚空,相濡以沫寄在内心深处

  忆江南  

云朵那么好

薄如花絮

可以听见

燕子飞翔的声音

好吧。知道你的眼睛

很大又很亮

让我有些微欢喜

作为背景

流水清新

春风吹去

又吹来

  弯如月  

月光偶尔会弯曲地照下来

譬如此刻,你安静地

坐在我的对面

大多数时候

你含笑不语

有时候也说两句

会回答一个低低的“嗯”

我喜欢风轻轻吹

吹过的时候

我应举起一杯清茗

月光很好

梅英淡淡

我微微抬头,就看见

你弯如月的唇角

  冰心录  

深夜,流水在响,窗纱拂动

尚未和音的琴弦,洁白如冰心

而寥寥之中,净是呼吸澄明的声音

譬如我现在喊你,你微笑很轻

淡淡之中,唯我孤身领会。

  作者简介  

  风重,原名项晔,现居杭州,高级工程师。八十年代后期发表作品,作品发表散见《中国诗歌》《诗潮》《诗选刊》《绿风诗刊》《青年作家》《浙江作家》等,有出版诗集《云中的相逢》《灌水录》,散文集《失忆的河流》,长篇小说《雪溅中华》,诗歌作品曾入选二十多种选本,并被译为法、匈、日、俄、英等多种语言。

风重《小令十二首》


标签:情诗  原创  
上一篇:青裳:一个逆流而行的女子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评论
Copyright © 2002-2017 情诗网 Qingshi.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