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当前位置:首页 > 诗人诗选 > 外国诗人

北原白秋诗选(日本)

2021-05-28北原白秋网络791
内容摘要:北原白秋的诗开拓了唯美主义感觉诗、官能诗的世界,促进了近代日本诗歌的完成和现代诗歌的诞生。

北原白秋(1885—1942),诗人。福冈县生。18岁在《文库》上发表和歌与新体诗。1906年加入与谢野铁干为首的新诗社,并开始在《明星》上发表诗歌。1907年退出新诗社,与石井柏亭等人结成“面包会”,倡导唯美主义运动。1909年创办同人杂志《昴》,同年发表处女作诗集《邪教》。后又有诗集《回忆》(1911)、和歌集《桐之花》等问世,从而确立了他在诗坛上的地位。北原白秋的诗开拓了唯美主义感觉诗、官能诗的世界,促进了近代日本诗歌的完成和现代诗歌的诞生。

邪教秘曲


我想起,那末世的邪教,耶稣会上帝的魔法,
那外国轮船的船长,红毛鬼的奇异的国土,
红色的琉璃,气味浓烈的石竹花,
南蛮人的格子布,还有那,阿力酒和红葡萄酒。

眼睛碧绿的僧侣念着咒语,梦中还在叫喊。
那违禁的宗派神,还有,染着鲜血的十字架。
那骗人的东西能把一粒芥子变成苹果一样大,
能伸能缩的奇怪的眼镜连天堂也能看得到。

听说,房屋是用石头造成的,那白得像大理石一样的血液,
盛在玻璃瓶里,一到夜里可以点火作照明,
又听说,那电气像梦境一般美丽,掩映在天鹅绒般的熏烟里,
连月球世界的珍禽奇兽都出现。

又听说,化妆的香料是从毒草的花朵里榨出来的,
腐烂的石头的油可以画出圣玛丽的肖像,
拉丁,葡萄牙的字母是用蓝色横着写的,
连美丽的、悲欢的声音都能充分表现出来。

好吧,请赐给我吧,神奇的主教大人。
即使要将百年的寿命缩成一刹那,即使要血染死刑架
我也在所不惜,但愿一见那极端神秘的,奇异的红色的梦境,
慈悲的主呀,今天我以整个身心来向您祈祷。
                1908年
                齐干译



夏日的清晨,
与酒店爷爷同行,
乘他的车去市场,
途中入梦乡。
到了山街,但
孩子爱奇的愿望
还留在梦里。
美丽姑娘车旁过,
欢声笑语不知晓。
归途,绿色树林里,
醒来,杜鹃在鸣啼。
山路,忽见手中梨,
啊,这一天真惬意。
        1906年
        林范译


初恋


在暗淡中闪闪发光,
跳舞的那个姑娘只有你。
在暗淡中眼泪汪汪,
消失的那个姑娘只有你。
在暗淡中念念情长,
跳舞的那个人就是你。
       (《回忆》)
        罗兴典译


相思


洋槐树的一身金红,
披着傍晚的秋光飘零。
我裹着单恋的睡衣担忧,
在江边伴着拖船逆水攀行。
四下犹闻你温柔的叹息,
啊!四处飘零着洋槐树的金红。
       (《东京景物诗》)
        罗兴典译


黄昏


大海发出暖人的欢笑,
红花开在夕阳下的窗轩。

采撷一朵蔷薇,
增添一缕忧伤。
那传入耳廓的

是远市的喧腾,还是波涛的震响?
是逝去了的昨天,还是今日淡淡的惆怅?

大海发出暖人的欢笑,
蓦然忆起,在这样的黄昏,
你摆动着银白的罗衫,
温情地采来束束鲜花。

呵,红色的南极星低下,
思我的恋人哟,
你可在倾听我馨吐心声?
        武继平 沈治鸣译


雪中思慕


霏霏细雪铺上了蒲穗,
灰白的鹭鸶藏起了身影。
那头戴  笠的孩子,
顶着黄昏的飞雪去了哪里?
手中还握着小乌龟的体温。
在哪里呀,遥远的故乡的金灯?
这飞雪迷蒙的乡愁呵!
        武继平 沈治鸣译


标签:日本  亚洲  
   相关评论
Copyright © 2002-2021 情诗网 Qingshi.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