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赏析 > 新诗赏析
+

唐湜《我的欢乐》赏析

2016-10-21     作者:北地     来源:汉语新诗鉴赏

我的欢乐——《交错》之十二
 
我不迷茫于早晨的风
          风色的清新
我的欢乐是一片深渊
          一片光景
芦笛吹不出它的声音
春天开不出它的颜色
它来自一个柔曼的少女的心
更大的闪烁,更多的含凝
它是一个五彩的贝壳
海滩上有它生命的修炼
日月的呼唤,水纹的轻柔
于是珍珠耀出夺目的光华
静寂里有常新的声音
袅袅地上升,像远山的风烟
将大千的永寂化作万树的摇红
群山在顶礼,千峰在跃动
深谷中丁丁的声音忽然停止
伐木人悄悄归去
时间的拘束
在一闪的光焰里消失
 
(选自《九叶集》,江苏人民出版社1981年版)
 

  【赏析


  这是一首用新颖的象征、深情的语言传达诗人创作观的诗。作者后来谈到本诗时,说它是通篇用象征抒说的“创作论”。诗歌表达了作者严肃的创作态度和他在创作中自得其乐的感受,说明真正优秀的诗篇能经得起时间的考验,具有永恒的生命力。


  在组诗《交错集》后记中,唐湜提到里面四十多首诗的创作缘由:“1948年6月,在西湖边的学校里,我曾把自己关在一个诗的象牙塔里,偶而,一种柏拉图式的纯洁感情给了我一次诗意的洗礼……于是,仿佛有诗神在我的梦床前奏起了金色的竖琴,在短短的一周里,众多动人的意象纷纷向我飘来。”的确,他写作的快乐来自内心纯洁的爱,是生活之海激起的朵朵浪花孕育出他诗美的“珍珠”。在这首《我的欢乐》中,诗人用一种唯美含蓄的方式表达了自己的这种体验。


  第一节起首两句表明自己不“随风而动”的态度,下面具体描述写诗的欢乐是一片深沉的“光景”。第二节展开对诗美(如欢乐的心灵音乐)的抒说:先用“五彩的贝壳”如何产出耀目的珍珠来比喻诗歌的酝酿过程,接着说诗的“常新的声音”能“将大千的永寂化作万树的摇红”。作者还化用了奥尔菲斯的典故(希腊神话中的太阳神之子,是一位多才多艺的诗人,善弹竖琴,奏出的琴声能感动草木、禽兽和顽石),借此形容优秀诗歌那种能使群山顶礼、千峰致意的强大的艺术感染力。最后,以“伐木人”的意象作为时间的象征——能对一切生命加以“砍伐”的时间居然会“悄悄归去”、“在一闪的光焰里消失”——进一步抒说了美的诗章可以打破时间的“拘束”,万古长青。


  作为“九叶诗人”之一的唐湜,在诗中充分发挥想象的力量,用“玲珑剔透”的意象化语言使知性和感性、官能感觉和抽象理念融为一体,使写景不陷于静态,抒情不陷于显露,说理不流于枯燥。这种构思本身,就如一缕悠扬动听的“芦笛”声萦绕耳畔,给人以极大的审美愉悦。
  • 相关文章
  • 热门文章
  • 相关评论
  •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