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赏析 > 新诗赏析
+

杨然《寻找一座铜像》赏析

2016-10-28     作者:野松     来源:汉语新诗鉴赏

寻找一座铜像
 
来自深的记忆小巷
芦沟桥的炮声召唤我,在远方
隆隆沉重,如父亲夜话的叹息
沿着入城的路,走了很久很久
我带着鲜花和诗集
去寻找一座雕像,一位抗日的冲锋者
 
在以芙蓉花命名的城市里
询问许多陌生的老人,走过许多陌生的路口
父亲,你夜话中的“无名英雄像”在何方?
哪里去了,那个抗日的战士
他持枪向前冲,背着草帽,穿着草鞋,哪里去了?
 
孙中山依然坐在春熙北路
握一卷读不完的书
繁华的季节,有他设计的国服
与太空服港式装汇成多彩的人流
而我寻找的是另一座
无名英雄的铜像
 
青羊宫,三月花会,他也不在那里
青羊的铜像,不啃青草也悠然活着
战士的铜像呢?文殊院多少似人非人的泥塑金装
菩萨,观音,享受盲目的香火
大肚罗汉不分信神不信神都对人空笑
笑得那么自信,搬不掉,摧不倒
而那个抗日的战士哪去了?
草帽和草鞋,无名的英雄哪里去了?
 
不完美的城!恢复了音乐舞蹈
召回了传统名吃,却不能还我战士的铜像
 
其实,只要每个公民想起芦沟桥的炮声
就能使他复活,增加城市的豪气
补充飞翔的感觉,鼓动冲锋的欲望
我幻想我寻找的无名英雄就在不远的路口
每天,接受少先队的颂歌,献花,敬礼
当白天太拥挤,他从像座上走下来
参加沸腾的队伍,黄昏后下班归来,停留
在街心,悄悄还原成铜像,去回忆美术家刘开渠
当年怎样塑造了他。也许,他不相信自己曾被塑成铜像
以为英雄乃是别人,不可能是他自己
甚至,他也寻找传说的铜像
啊,我寻找的无名英雄真的活了……
 
不!我听到另一个可怕的传说
说他被砸成碎铜,熔成铜锭,生硬,僵冷
说不定有几串钥匙就用他的指头铸成
他的断指被人用去撬门,打开闪光的箱子
啊,英雄将永远无名了
哪些铜会发烫,烫出金属的呻吟
 
我徘徊在十字路口
维护交通的老人见我忽忽若有所失
便问:“丢了钱包么?或是迷了路?”
叫我怎么回答,那个珍贵的失落
我摇头,点头,又摇头,又点头
猛然发现,这老人真像英雄人父亲
但是,谁想到把他雕成铜像?我不能
我只能告别芙蓉城,不完美的英雄城
我昂起头,走向来时的远方
走向这首诗的结尾,听那沉重隆隆的芦沟桥的炮声

(选自:《星星》诗刊1984年5月号)
 

  【赏析

  《寻找一座铜像》,是诗人表达忧患意识的一首力作,也是让诗人一举成名,并红火于上世纪八十年代中国诗坛的重要诗作之一。诗人为什么要去寻找一座铜像呢?那是在上世纪,经过十年动乱之后,又适逢改革开放之初,人们的思想信仰有所动摇,民族精神有所缺失,而我们诗人内心的英雄主义和民族正义感却赋予诗人一种使命,促使他不自觉地去寻找一座爱国主义的精神铜像,去以自己的疾呼唤回民族的正气,希望国人们不忘被帝国主义侵略的国耻,重新振作,为民族之崛起,国家之富强而奋斗而拼搏。“来自深深的记忆小巷/芦沟桥的炮声召唤我,在远方/隆隆沉重,如父亲夜话的叹息/沿着入城的路,走了很久很久/我带着鲜花和诗集/去寻找一座铜像,一位抗日的冲锋者”。但是,结果却让诗人失望:“在以芙蓉花命名的城市里/询问许多陌生的老人,走过许多陌生的路口/父亲,你夜话中的‘无名英雄像’在何方?/哪里去了,那个抗日的战士/他持枪向前冲,背着草帽,穿着草鞋,哪里去?”孙中山的铜像依然在,他设计的中山装与太空服港式装在繁华的季节汇成了多彩的人流;那些“享受盲目的香火”的菩萨、观音像,让人是非不分、不思进取的大肚罗汉像都在,但偏偏那个抗日的战士——无名的英雄的铜像却不在了!诗人觉得,这座恢复了音乐舞蹈,召回了传统名吃,却不能还我战士铜像的城,是不完美的城!呵,这时,诗人认为,即使以物质状呈现的铜像不在了,但“只要每个公民想起芦沟桥的炮声/就能使他复活,增加城市的豪气/补充飞翔的感觉,鼓动冲锋的欲望”,并且幻想这无名的英雄就在不远的路口,每天都接受少先队的颂歌,献花,敬礼,当白天太拥挤,他就走下像座,还原为平凡的人,上班下班,黄昏又悄悄还原成铜像,去回忆美术家当年怎样塑造了他,而且,他自己也不相信自己是英雄,他也在寻找传说中的铜像。这样,诗人寻找的无名英雄就真的活了,因为,所有平凡的人都在寻找英雄,都有对英雄的敬重和崇拜之心,内心都有了一种民族正气和自豪感。但是,诗人却听到一个可怕的传说——铜像已被砸成碎铜,溶成铜锭了,不再是原来那样生动了,而变得生硬僵冷,由此,诗人想到,说不定有几串钥匙就用他的指头铸成,他的断指有可能被人用去撬门,打开闪光的箱子。诗人是多么心痛呵——英雄将永远无名了,那些铜会发烫,烫出金属的呻吟。诗人是多么失落呵——徘徊在十字路口,尽管发现那维护交通的老人真像英雄的父亲,但谁能想到把他雕成铜像?在失落中,诗人只能告别芙蓉城,这座不完美的英雄城,但!我们的诗人却昂起头,走向来时的远方——对这无名英雄十分惦念的诗人的父亲的所在,去“听那沉重隆隆的芦沟桥的炮声”,希望以“那沉重隆隆的芦沟桥的炮声”唤起人们曾失落的民族正义感和爱国主义精神。读着这样的诗篇,稍有良知的华夏子孙哪一个不激动?不重新振作?据说,这首诗于1984年5月发表之后,引起了各方的关注,一年后,成都市政府作出了重塑那座无名铜像的决定。在抗日战争胜利六十周年之际,再读这首诗,我们更感到它存在的意义,并深受教育。

  • 相关文章
  • 热门文章
  • 相关评论
  • 我要评论